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恋与制作人】《我的盖世英雄》(一发完)



《我的盖世英雄》


之前的结局

00
“以后就换我为你冲锋陷阵,就像你当年保护我那样,好不好?”

李泽言最终没能把这句话平整地叙述出来。他的声音似有无穷无尽温柔,最后几个字轻如薄雪,尾音逐渐消弭在空气中。如同大千世界里绵软的雪落满整颗心时,也是无声无息,湿漉漉的。



没发生的事

07
李泽言让我嫁给他。

他简明扼要,语气平常地像总结会议一样就给我布置了新任务:跟我结婚。
我睁眼听到这么一句话,脑子来不及动,嘴里嘀咕:做梦呢?

李泽言:你说什么?
我一下子清醒了,赶紧弥补:好,好……
他嗯了一声表示很满意。

……个头啊!
回味过来的我不淡定了,最让我不淡定的是他也太淡定了,但是他这么淡定我如果不淡定一点的话岂不是真的不能淡定了。

我觉得自己刚才只是睡糊涂了,还得再想想。


于是我说:本李夫人的戒指呢?
……大事不好。


李泽言当然憋住了没有笑我。我只好行使病人的特权让他给我削个苹果,他越是淡定我越郁闷,直到——

“李总裁,您为什么削了个梨?”


06
这件事我能笑他一辈子。

他的一辈子,自然也是我的一辈子。



05
是李泽言先勾引我的。

大学报道当天,他开车来机场接我,183的个子往那儿一站,西装革履,剑眉星目,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简直酷到没边儿了。我刚看见他那一刻,心肝一颤几乎腿软,没什么意识地就跟着他走,直到坐进车里还没能移开目光。

从五岁起,我就觉得李泽言长得十分好看。他明知道我在这点上没有什么出息,却越长越好看,不是勾引我是什么?

大概是我的眼神太过明目张胆,一直目视前方的李泽言总算开口:把你的口水擦一擦。
我条件反射摸了摸嘴角,触手一片正常。被噎这了一下我刚想反驳,却见他突然侧过脸笑了,灰蓝色的眼眸似含星光,如夜空银河流转,反而透露出一阵暖意,足以消融冰雪。

这个男人!怎么总勾引我!


我这个人虽然没有什么骨气,但因为不能吃亏,决定勾引回来。
我回想着李泽言是怎么勾引我的,第一我长得没他好看,第二我做饭没他好吃,第三我不如他聪明,第四……算了不想了,我决定求助广大网友。

于是我简单描述了一下对象,在论坛上发了个帖子:本人十八,刚上大学,请问如何反勾引一位年长于我的成功男士?


网友们的反应并不是很好,但我确定自己没在做白日梦,也没有臆想症,看来看去总结剩下几个我认为有用的观点之后,当即给李泽言打了个电话。手机嘟了几声,传来他的声音:“马上开会,给你两分钟说完。”

我清清嗓子:“李泽言,你要不要包养女大学生?”
“比如我?”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那边似乎滞了一下,他慢慢吐槽我:“……笨蛋。”
然后他就挂了电话,而我可能是脑子有问题了,居然觉得他骂我骂得十分性感。
但这到底是答没答应啊?


又过了一会儿,短信来了。
“不要。”
我觉得天都塌了。


“但是你可以搬来跟我住。”
可这不还有女娲娘娘再世为人吗!


04
等到真的搬过去,我才发现根本不是我想的同居那么回事儿。

华锐刚刚步上正轨,就算在同一屋檐下,李泽言还是忙得见不到人影。常常是我做好之后,本着不浪费精神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于是我琢磨着找个时机跟他摊牌的大事也迟迟没成。

即使有几次下定决心等他,也是等到半夜在沙发上睡着了,人在床上醒来。

我有时候会在电视上看见他,这个我追逐了六年,终于考到同一座城市的人。李泽言永远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一步步建立起属于自己的商业帝国,生活给予他公平的磨难,所有苦痛研磨淘洗之后,他依然站在那里,几乎站成一个神。

我丝毫不觉得形容夸张,因为有的人生来就是为了加冕。

我以为这几年的距离让我平静了很多,至少时间是利器,却也能成为我的武器,迟早有一天我会追上他的步伐。但当我看见这个人站在所有人面前接受赞美甚至倾慕时,依然觉得无力——没有拥有就没有失去,但没有拥有就是没有拥有。


这个晚上,十八岁的最后一天,我还抱着侥幸心理希望他能记得,但夜幕四合,他仍然没有回来。我很生气地把他酒柜里的酒都掏出来,每个喝一点儿,就算喝不完,气死李泽言就当给我殉情了!

接下来我就看着时间慢慢倒数,我有点想哭,又觉得恋都没恋成哪能算失恋,这时候电话突然响了。

“我,太帅了万人爱,太帅了很无奈,欠下的风流债,啊哈哈哈哈哈……”

一听就知道是李泽言,他暂时还不知道这个专属铃声。
虽然这个时候,我并不是很想接。
……但是我不敢。


我有气无力:“喂?”
他似乎还在哪里应酬,背景音乐非常吵闹:“我马上回去。”
把手机拿远一点,我说:“不用了。”
刺耳的嘈杂声还在继续,他提高了音量:“你稍微大声点,听得见我说话吗?”
我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句:“我说不用!我睡了!”
他顿了一下又说:“我这边听不清你说什么,等着我。”


刚刚吼得太大声,喉咙发痒,我沉默了一会儿,努力压抑住咳意:“喜欢……”

电话那端似乎在庆祝,爆发一阵激烈的欢呼,那些耀眼的灯光,醉人的夜香和熙熙攘攘的人潮透过这阵欢呼直接刺了过来。

“李泽言,我喜欢你。”
我闭了闭眼,月光落在地面上,冰冷又明亮。

“很早以前就开始了……”
我压着哽咽继续说,把我这么多年的妄想一股脑儿都倒出来,尽管那边依旧吵得我都快听不见自己的声音。等我说完才意识到,李泽言似乎早就挂了电话。
都结束了。

我想我应该是醉了,往沙发上一倒准备闷头大睡一场。

不知过了多久,整个房子都静悄悄的,这个夜晚漫长得不可思议。在这种出乎寻常的安静中,只有钥匙开锁的声音,门开了,我听见他正走过来。
我没睁眼,我失恋了,当然敢不理他。

然而李泽言一个直球:你说你喜欢我。
我抖了一下,又镇定下来,那么吵的地方他不可能听见:我没说,你做梦。
于是我翻了个身背朝着他继续睡。

李泽言:起来,你是猪吗。
我发现我还能更生气,一激动:猪才喜欢你!

……大事怎么老不好。

我赶紧补充:但是我刚刚决定不喜欢你了。
李泽言眯了眯眼,看起来有点危险:你什么时候继续喜欢我,我就什么时候让时间继续走。

我一惊,又一喜,李泽言的意思是,让我永远十八岁?


我眨了眨眼睛正准备回答,他却突然俯下身来了。
十八岁的最后两分钟,我失去了我的初吻。
但我拥有了初恋。


03
我喜滋滋地把李泽言的备注改成男朋友,又拿了他的手机欲行不轨。然而快速扫了一圈,并没找到我的名字,于是我开始往通讯录里输我的号码。

我输到第六个数字的时候,突然跳出来一行联系人,看着屏幕上那四个字,我先是一愣,然后乐得合不拢嘴。

我跑到李泽言面前举着手机大声嘲笑:你的命运,就是喜欢上猪!



02
我趴在窗沿上默默地想李泽言现在有多高了。

他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对六年级的我来说简直个小巨人。之前有一回我接了指令来给他送书,也是看见他这么站在窗边往下看着什么,脸上神情难辨。那时风起了,它仿佛吹开一瞬光,落在翻飞的纸页,鼓起了少年的衣袖,干净利落的白色校服,如同即将远航的帆。

人会在某一个时刻,意识到自己将会一直怀念某一瞬间。

我沉浸在回忆里,脸上突然有点冰冰凉凉的感觉。其实已经放了寒假,只有我们这群备考生还在做着最后的冲击,这时有人说了一句:下雪了。


真的下雪了。我抬起头,纷纷扬扬的雪花穿过宇宙在飘落,微微地,飘落在每一片土地。它落在光秃秃的山顶,落在冬日深沉的海,落在所有路过的行人身上,也覆盖住所有灵魂。
真希望这场雪能下到永远。

我正这么想着,雪花竟然真的停住了。
我猛然低头,万籁俱寂之间,李泽言正踏着风雪走来。
他似乎感受到了我的视线,微微抬头对上了我的目光。

我恍然明白过来,那一刻的少年正在看着什么。

只要留住这场雪,就能留住他。
而此刻正是这一瞬间。


01
其实我做过一个梦,会有一个说着四字成语的盖世英雄大手一挥五亿来娶我。

我一直以为那只是一个梦,直到李泽言来孤儿院那一日,我惊为天人:这世上竟真有如此出尘绝艳之人!

我看他一个人默默地站在那儿,面无表情,也不言语,实在是很酷!
我忍不住朝他竖了个大拇指。

结果人家像没看见似的,根本没有理我。虽然我有点怕,但美色当前,还是鼓足勇气慢慢地,一点一点挪到他旁边,悄悄往这个大哥哥手心里塞了一颗糖。我想着偷摸儿藏起来的糖果有点肉疼,好在他总算看了我一眼。

但李泽言依然是那副冷酷到底的样子,我一急,又塞了个糖果给他。
他再看我一眼,我忙摊手:没有了。

真的没有了,他倒是盯着我不动了。最后李泽言扯了扯嘴角,像是要笑一笑,却不怎么熟练的样子:谢谢。

我对他高深莫测一笑:不客气!

我心想:将来你娶我可比这贵多啦!


00
再往后退一点,李泽言就要离开我了。

这个念头吓得我一个机灵,立马清醒过来。我一把抓过手机,想给李泽言打电话,可是怎么翻都找不到那个名字,索性自己输了号码打过去。没有人接,再打。

“嘟——”

我一刻不停:“你在哪里?”

“对不起……”
我挂了电话,重新又打。

我忍不住,几乎是嘶吼:“你到底在哪里?”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

“嘟——嘟——嘟——”
我听着那阵嘟声,喉头涌上一阵刺痛的麻痒,几乎抑制不住想要咳嗽:“喜欢……”

“李泽言,我喜欢你。”
回应的只有那个机械的女声:“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很早以前就开始了……我自己也不知道是多久之前,可能是高三放学那次你来接我开始,也可能更早。”
电话自动挂断,一阵忙音。

“也许我第一次见面就喜欢上你了,可是你给人的感觉总是那么遥远……”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整个世界仿佛只剩下我一个人。

“但是谢谢你……”

“因为有你,我才一直有追逐的方向。你教过我那么多,但是我不够聪明,总是追不上你的脚步。”

“谢谢你,让我坚持喜欢你。”

“我一直一直,都很喜欢你。”


事实上这十六年,我再没有见过我的盖世英雄。



未来的现在


01
李泽言跟我求婚了。

他握住我一只手,微微俯下身,语气温柔得不像本人:“我们结婚,好不好?”
我刚醒过来,记忆还停留在上一个画面,不假思索道:“好啊。”
他似乎是笑了一下,听起来很开心。

……怎么又来啊!

我正琢磨着要不要让他给我削个苹果,李泽言突然看着我的眼睛,真真正正地笑了起来。那双灰蓝色的眼眸透出光芒,如旭日东升时分,一片金光在冬日沉寂的海面上闪烁。

那是男孩特有的纯粹,也是少年赤诚,他说:“我终于找到你了。”
那些无声无息落满大千世界的终年积雪终于化了,露出底下的山川河流,再不久,草长莺飞,姹紫嫣红开遍。


我默默反握住他的手,突然就释怀了:“是啊,你找到我了。”
我也找到你了。
那你就,别哭了。




后来的日子

00
后来我把李泽言给日了。

我说:缴枪不杀。
李泽言说:杀谁?
我边想边说:你……不…我啊?
李泽言邪魅一笑:如你所愿。


01
起因是这样的。

有一天我没找到手机放哪儿了,就让李泽言给我打个电话,拨通之后,被窝里突然传来一阵歌声:“我,太帅了很无奈……”

他抢先我一步掏出手机一看:李猫猫。
于是如此这般,这般如此。

不仅如此,他还强制给我录了一个新铃声,从此以后只要他给我打电话,就会响起:李夫人,接电话。
我看我的脑子是不会再好了,不然怎么每次都被性感到面红耳赤。


他这么做,我实在是……太喜欢了啦!


233
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李泽言也不例外。

婚后没多久,他就露出了温柔背后的真面目!
这天我看了一个电视剧,男主角深情地对女主角说:我手中握着剑就无法拥抱你,但我放下剑就无法保护你。

我十分感动,立马想到了我和李泽言感人的爱情故事,所以他一回家,我就扑上去:李先生,辛苦了。

我说:你一只手要忙着华锐,另一只手还要拎着我这个菜鸟,一定很辛苦吧。

李泽言挑了挑眉:一只手,你这么重?

不可理喻!一派胡言!

我正要发作,他却突然把我举了起来,我吓得赶紧搂住了他的脖子,听见他在耳边轻笑:“当然双手都要用来抱你。”

……不说什么甜言蜜语的人一下子讲起情话来可真是要人命了。


250
其实我偷偷跟李泽言表达过我们中间缺失的那些遗憾。

我说:如果能早点重逢就好了。

这样我上学的时候天天都能第一个到食堂!


520
有时候我会做一些噩梦。

我一醒,李泽言立马也醒了,他总是把我抱在怀里,一下一下抚摸着我的脊背,轻声重复:我在这里。

原来你在这里啊。


1314

那道伤口最终还是在我后颈上留了一道手掌长的疤,李泽言似乎很喜欢摩挲那里。

有一次他终于问了:“后悔吗?”
我知道他问的不仅仅是那道疤,还有变幻莫测的未来。

我说:“后面听见你跟我表白的时候后悔了,但不是因为替你挡这一下。”
“我有多怕死,就有多后悔。”

我接着说:“不过很快我又不后悔了,能再次遇见你,而且……”
李泽言打断我:“就算没有遇见你,我也会找到你。”
“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他的眼神很深:“你是我的命运。”

而且无论我在哪里,你都会来救我,我的盖世英雄。

Fin.


之前莫名其妙被吞了(。 和谐在哪?

评论(5)
热度(96)

© 也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