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靖苏】极艳(第二章)

*目标一:污 进度条已达70%

*目标二:泼狗血 达成√

*目标三:撒一颗相认糖 达成√

*目标四:文绉绉告白  技能加载失败× 只有大白话

 

好像大家都偏向认为相认的时候靖宝宝会懊悔不已 于是想写个不一样一点的相认……OOC了都是我的错……

毕竟今天一上来就是太子妃 我心都碎了心都碎了心都碎了 

以及请不要在意各种BUG!!!一切是剧情需要!!!

第一章戳→极艳TAG

 

第二章 不识君

 

 

一夜听雪至天明。晨曦微露时分,已经化了的雪水染着金边勾勒出绯绯花瓣轮廓,这满城的傲梅于寂静的深夜里,好似应着那宫中鲜红绸缎,终是熬过这场纷飞大雪一齐绽放。

 

十里红妆,艳煞众生。

 

自昨日从静妃宫中请安回来后,萧景琰这一夜始终未曾合眼,他只觉真相轻飘飘地压得他喘不过气,其他任何事都再难以分他心思。天光微亮,他便跨上马独自朝着原先的靖王府去了,那里密道已封,人去楼空,仿佛将过去一年多辅佐的痕迹抹了个干净,然而梅长苏入金陵以来的点点滴滴,如今回忆起来竟那般清晰。

 

他是从何时开始一直带着几分疑怒和隐隐恨意看待梅长苏的呢?自己素来是刚正过头有些执拗的人,对于那些阴诡谋士除了存着偏见还难免鄙夷,可不屑归不屑,萧景琰自认为是没有必要同这种人置气,更何况生出些怨恨。

 

初见时,只是有些好奇却也并未感到过多不适,若真要说,那人低眉浅笑看着反倒令人心生欢喜。真正恼火起来,是那次以为自己一步一步踏入设计营救郡主的谋划,心中徒生愤恨。但恨的是什么又到底说不清,是觉面前这人面目可憎么?可梅长苏那副面容苍白,眉目淡淡的样子实在让人恨不下心。再后来,便是矛盾激发,本以为已推心置腹,哪知落得毁宫铃断残念,恨不得此生再不相见。

 

萧景琰在空荡荡的王府里踱步,这里的梅花向来开得极好,可现下他只觉世间万物都索然无味。唯有十几年的林殊和现今的梅长苏如烈日与寒冰在他脑海里来来回回撕扯着,一片焦灼之下仿佛在他胸膛中融得整颗心都湿漉漉的。

 

一个飞影掠过,略略勾回他的神思,抬眼望去原是飞流还该不了当初来梅园折花的性子,还未细想,他已出声喊住那个身影:“飞流!”

 

少年被他一唤,倒是停在了墙闱回头看他。然而正对着那双黑溜溜的眸子萧景琰竟一时无从说起,眼看着这人起身又走,忙不迭问:“苏先生近来可好?”

 

 

飞流却像是未听出他语气里那几分犹疑几分无措,只答:“躺着。”

 

“那……”还未等他回话,面前的人已没了踪影,满腔翻涌的情绪无处可卸,一时间所有的疑问在身体里一遍又一遍回响。梅长苏改头换面几乎不见从前半分模样,永远不见红润的脸色,纤细又显羸弱的身体;一日复一日不见底的苦药,母亲欲言又止,心痛难忍至落泪的样子,最终汇成一个简单的答案:火寒之毒。

 

怕只怕风雪虽过,等着他的是更惨淡的荒景。

 

几日后,这准备了好几月,众人仰盼的太子大婚终是到了。果真如飞流所说,梅长苏怕是还躺在床上没得到那蒙古大夫的允许,只让黎纲送了份礼前来道贺。然而越是如此,萧景琰心中越是焦急难耐,整个过程中他浑浑噩噩地想着自己的事,这觥筹交错,美味佳肴都只让他心中更为烦闷,便趁人不注意,往后院清净之地去了。

 

到了后院却见还有一个身影,走近了才认清那人是蒙挚,似是也被灌多了,在此处醒酒。

 

“蒙大统领。”他心中生出一计来。

 

“参见太子殿下。”蒙挚朝他行了个礼“殿下的大喜之日,怎么独自出来了?”

 

“前几日得知真相,便时常想起当年的赤焰军,这喜宴之上没有几个知心友人,心中哪还有什么欢愉。当初七万赤焰军,无几人生还。小殊病重不能来,卫铮还在江湖漂泊,哪怕是聂将军和夏冬大人……”

 

他恰到好处地停住话题,转眼蒙挚就接了过去。

 

“哎,可不是嘛……聂将军虽然现在是清醒的,但是这火寒之毒乃天下奇毒之首,哪有这么好解。前几日听那蔺阁主说身重火寒之毒之人,骨骼变形,皮肉肿胀,不能言语。要解这毒,必须削皮挫骨,也不知小殊当年究竟受了多少苦,怎么熬才到头啊。而且这样碎骨拔毒,他现如今也是一直多病多伤,时时复发寒疾,全靠那瓶药丸撑着。”

 

“更何况拔除之后本不能享常人之寿,他这样心力交瘁……只怕活不过……”

 

“你说什么?!”

他心里那蛰伏了许久的不安终是将他吞噬。

 

这一声厉喝,蒙挚也猛然清醒了许多,可是覆水难收,萧景琰一双怒目没瞪到他想好措辞搪塞,早已甩袖走人。这偌大的东宫,下人都在前厅和厨房伺候着,直走到偏门前竟无一人拦他。门口的侍卫见太子浑身凛冽之气,刚想行礼,身旁的佩剑已被人抽走,直指门栅一剑劈开,待回过神来人已走出好远。

 

萧景琰是什么也顾不得了。他的胸膛,从未像此刻这般荒芜。

 

身后焦急的呼喊被他越甩越远,寒风刺骨,他只着一身婚礼后单薄的红衣却浑然不觉,到了苏宅更是一翻墙就往内室冲去。一拉开门,满面热气扑来,床榻上的人也被他惊得露出了少见的慌张。未等那人整顿好脸色起身,他便大步踏向床沿,只站在那里,面上愈发清冷,垂眸居高临下看着他。

 

 

 

“梅长苏,你可知本王何时开始恨你。”

 

饶是梅长苏,被这一声质问也从心底震了一震,胸口一片紧窒。

 

 

萧景琰闭上了双眼。

 

 

“便是自明白,我恐怕再不能更爱你。”

 

从表情上看,梅长苏似乎没有什么大的震动,只是略微偏了偏脸,垂下眼帘,面色愈显苍白,根本看不出心中半片滚烫半片冰凉。他无意识地握紧了手中的被褥,力道大得强稳了点心神。

 

这幅场景,他已能猜出几分缘由来,只是没想到这一天竟比他预想的还要早,更没想到昔日好友得知他的身份后能不管不顾到这个地步,那层当初如此亲密,那么多年也未能捅破的心思,竟还能在这番境况下喷涌而出。

 

可惜当年没有成的情,如今这个虚弱之态的他,又如何能还同最意气风发之时一样,假装经年未改,全盘承受。

 

“太子殿下说笑了。可是气苏某今日没有出席殿下的喜宴?是在下的不是,这般大喜的日子还昏睡过了头。但是天寒地冻的,太子妃和众臣想必还不知殿下已离场,等明日……”

 

这番糊弄又企图圆回去的胡话萧景琰是半句也没听在意,他早是被冲昏了头脑之人,强压着来到苏宅已是极限,一星半点的刺激都能让怒火燎原,那“昏睡”二字落入他耳中成了最后一根稻草。刚刚刺骨的寒风中也未有丝毫颤抖,现下却是有一股砭人肌骨的冷意从四肢百骸汇集到心脏。

 

他猛地攥紧了手中的剑,又狠狠摔在地上,“哐当”一声,满室寂静。

然而随后而来的一声暴怒,又砸得寂静粉碎。

 

 

 

“林殊,你怎么敢!”

 

TBC.


第一个小高潮马上要来惹!窝好激动!下一章:大婚之夜,太子殿下竟罔顾太子妃去睡了别人!

PS和第一章跳度有点大其实><有不懂的在评论里戳我戳我(。


评论(34)
热度(709)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