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靖苏】极艳(这么素也要吞……)

哼唧肉又被吞了!!!再战一遍!!!!


目标一:污 达成√

目标二:事后 达成√

目标三:解开二人最大的一个心结 达成√

目标四:继续加载古风技能 系统故障 已放弃任务


感觉今天虾酱一句一句都是插在靖宝宝心上的刀

后面那一段一边走一边回忆杀 我看得整颗心都要爆炸了

反正前文已经OOC了我就继续OOC吧 谈恋爱嘛 就是吵吵架做做爱啊!



第三章 任平生


 

他猛地攥紧了手中的剑,又狠狠摔在地上,“哐当”一声,满室寂静。

然而随后而来的一声暴怒,又砸得寂静粉碎。


 


“林殊,你怎么敢!”



萧景琰猝然俯下身去,他那刚刚丢下剑的手力道极大,紧紧掐在梅长苏的两边肩膀上,怒极了的双目死死盯着面前的人,胸腔中燃了许久的怒气如同滚烫的岩浆,在此刻激烈地喷发出来。


“无论你欺我瞒我,我都明白你自有你的用意。母妃说你对我有不同的期许,我怎么能不知晓赤焰军亡魂尚未沉冤昭雪,就算是有其他天大的顾忌,都不能将这一目的推延拖后。所以梅长苏任我猜疑提防、梅长苏为我一己私欲涉险营救卫铮,此番种种,我得知真相后就算有再难熬的愧疚有悔恨,都理应承担。可是你怎么敢!”



那灼热的岩浆烧得他五脏六腑都痛了,他仅存的理智想要强压心神堵住那个缺口。然而翻涌的岩浆便是放开是痛,堵住也是痛。


“那日是谁说梅岭的火烧得还不够旺吗,赤焰军的血流得还不够多吗!你是亲眼所见之人,更是能懂这种锥心之痛。林殊,你怎么敢妄自于这血海地狱之中,再给我心狠狠插上一刀!”



他们靠得太近,仍是不能从梅长苏脸上辨别出什么表情。好似寒刃扎在骨血里,痛极了反倒生出一丝狂妄。于是萧景琰猛一低头,就吻上了近在咫尺的唇。



 中间有一段非常不香艳的肉走→http://weibo.com/p/1001603897766085556272



怀里的人明显僵了一僵。



他林殊曾是何等骄傲的人。撇开显赫的出身与英俊的容貌,文能提笔,武能沙场血战,便是生而为天纵之才,几乎无人能出其右。



“景琰,这事除了静妃娘娘,我瞒了所有人。我已做了十三年梅长苏,早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模样。我知道这么多年你一直惦念着赤焰军,记挂着林殊,但是伤疤始终是伤疤,不会再有褪去的一天了。我梅长苏不过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介白衣,何德何能……”



如果很不幸地,人生只有两条路可以抉择,那应当是作为一个不可多得之才,抛头颅洒热血,为这锦绣江山添上辉煌几笔,在篇章演奏至极尽壮烈之时轰轰烈烈死去;还是应当作为一个平庸之人,与一爱人、三五好友,厮守着在市井的柴米油盐中平平淡淡度过一生。



而更不幸的是,上苍摆出两个答案的同时,选择的权利早已无法掌握在自己手中。

 

“你从来不是我的伤疤。”萧景琰听他这一番看似平静娓娓道来的话,起初心中那点疑惑逐渐有了答案,不听他说完就开口打断。

 


无论是梅岭事变以前或以后,他们是命中注定当会过那不同的一生。江湖侠客飘零久,难保有一天厌了红尘,便于山中深处了却残生;市井百姓朝露辛,可一点一点都精打细算着,日子反倒算得上充实。便是这皇家贵族,又何尝不是起起落落,山雨欲来风满楼呢。



只是相同的是,没有人会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提起陈年往事,想到那些岁月之间的伤疤就黯然神伤。能静静在深夜里独自舔舐伤口已是不易,更何论让它无所畏惧地暴露在众人眼前。



如果有例外,只因那人并不把那些选择,那些过往当做伤疤。



“你啊……怕是一直长在我心上的朱砂痣。”


 

除了他,此生又有谁,何德何能让萧景琰爱上截然不同的同一人两次。



TBC.


撒了好多糖 终于相认了

接下来就是刀了嚯嚯嚯


评论(14)
热度(455)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