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靖苏】极艳(第六章:赴命)

 不管 我要谋划一个我想要的林殊的结局()

今天有感情戏 黏糊糊的甜 不管 我要OOC

前文戳极艳Tag

 


第六章 赴命


 


听说将死之人,往往会陷入隔世经年的梦。


 


梅长苏本就是一个经常做梦的人。那些断弓焦土,那些血流成河,还有那些堆积成山的尸骸,在他一夜复一夜的梦中一烧就是十三年。梦的最后总是结束于他无尽的坠落中,他看着平日里威严的父亲满脸血污,抓着他的手松了一下又猛地握紧,然后那张脸离他越来越远。到最后他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只有那话语仍在他耳边回响着,让人肝肠寸断。


 


小殊,活下去。为了赤焰军,你要活下去。


 


近日来,他越来越少梦见那场永不熄灭的大火了。甚至记忆中定格的父亲最后的面容也变得模糊不清,无论怎么回想,也只有一双苍老的眼里,带着无尽的悲痛。


 


而他这几晚梦到最多的,反而是落日余晖下,他同萧景琰沿着溪流一路悠闲的年少时光。


 


“我说你这大水牛,整天就知道喝水,你能不能走快点啊。”


 


“不能,我就是喜欢喝水怎么了。”


 


“都说不让你喝了你还喝,罚你过来让本将军戴朵花瞧瞧!”


 


“不要,你给我下来!别闹了!”


 


梦里他按住那人肩膀就跳到他背上,手里拿着朵不知从哪采来的野花就往萧景琰发髻里塞。身下的人自然不依,抬手就去掐他的手腕,最后又是两人在草地上滚作一团,互相扭着手腕,手指纠缠在一起,那朵花则早不知丢在何处,碾落于泥土。


 


而萧景琰在斜阳下难得泛着红光的脸渐渐融进了天边浮现的第一道暗色,再看不分明。


 


一梦终了,梅长苏睁开了眼。眼前沉沉的黑暗让他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刻,他凝神听了听,室内有轻微的书写声,想必是天色已晚,萧景琰出了宫又来守着他了。彼时晏大夫说无论再怎么拖着,他的身体终究是一日不如一日,而眼睛时好时不好大概也源于此。


 


说是时好时不好,其实大多时候是不好的,就算偶有灵光,视力也差得只能模糊辨个方位。听这话的时候,梅长苏心中早有了个大概。他的身体正在慢慢衰退,无论蔺晨的医术多么精湛,妙手回春、起死回生也不过只存在于民间流传的美好期许里。人能胜天,但人命毕竟不能胜天命。


 


他向来是很平静,可有人又要摧心肝了。


 


梅长苏在床沿摸索了一下,还未坐起身,手就被人握住了。他以前从不知道萧景琰是一个如此不懂收敛的人,就当那次在他怀中吐着血晕厥过去是吓着这人了,可是这些日子他不也到底没能赶走他。而自从戳破他眼睛不好这件事后,萧景琰不仅守着他管着他,竟还爱黏着他了。


 


他又开始经常陷入昏睡,而几乎每次醒来身旁都离不了这人。只要梅长苏一开始动作,萧景琰就伸过手来牵他,他这么多年来哪里习惯别人太过近身,可是梅长苏抽了抽手,不仅没抽出来反而被握得更紧。


 


好你个萧景琰,不但不知收敛,你还得寸进尺了。于是他便更加跟这人使劲,手指撑开,手掌张到最大,没两下就被牢牢圈住,一整个拳头都被人包在手心,他气上心头正准备骂人,就听见身边悠悠一句:


 


“你再挣扎,我就抱着你走。”


 


梅长苏气结,你敢两个字兜兜转转没有出口。现在这他一手扶持的太子殿下,没准还真的敢。


 


不过眼下这般境地,他倒也懂得宽慰自己。既然萧景琰爱黏着就让他黏着吧,以前怎么也使唤不动,现在让他伺候伺候也不错。可惜如今他眼睛看不见了,也没得看书,整日里就是喝喝茶,对着桌前执笔的木头人发发呆。门外不知何时又开始下雪了,看这日子应该是今年冬天的最后一场雪,雪停了以后,梅花也要落了。


 


闲来无趣之际,他一时兴起拿起花瓶里飞流不知从何处采来的花,开始做梦里没做成那件事。


 


萧景琰一开始也是不许,只是现在那一声别闹了他怎么听怎么觉得别扭,像极了每每他哄骗飞流的样子。于是梅长苏一阵恶寒,赶紧摇了摇头,手指专注地在他稳妥绾好的黑发上拂过,闭着眼一副认真仔细的样子在这个角度塞两朵,那个地方插几枝,这样片刻,他突然道:


 


“景琰,我的弓在你那放了那么久,总该还给我了吧。”


 


萧景琰写字的声音顿时停了下来。


 


“回梅岭的事,你不要再提,我是不会答应的。”


 


梅长苏在内心叹了第一百零八回气,他知道一旦这人倔起来他向来是没法子的。其实他与萧景琰莫逆之交这么多年,这人哪里能不明白他的心思,他终究是赤焰军的少帅,北境是他该回的地方。


 


只是萧景琰恐怕始终认为他是要离他而去。


但事实上无论他要求什么,都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这世间再无梅长苏时,萧景琰不用对着几件旧物,心下一片万念俱灰。


 如果梅长苏真的要离开萧景琰,他是不敢告诉他的。




萧景琰啊萧景琰,我若是死了,你这一副一往情深的模样可还有谁能看。心中这么想着,然而梅长苏终究忍不住开口,不知是羞赧还是太没底气:


 


“我希望你明白,景琰,我不想死。”


 


旧案已翻,深冤已洗,按理说身为梅长苏的使命已经完成,除了愧对亲友为他伤悲,他是再没有什么好放不下的了。可他现在居然有些不忍,若没有那一日的坦诚相对,若没有这些日子以来的朝夕相处,他梅长苏于那人间炼狱里挫骨削皮也不曾松过心智,何至于被逼至如此地步。



“因为我真的……”


 


这以前他活着是为了祁王,为了赤焰军,为了百年林府。

 


“我是真的舍不得你。”



而这以后,他竟然为了面前这从小被他逗弄到大的萧景琰,舍不得死了。


 

TBC.



今天真是发了一颗好甜的糖  OOC了都是我的错()

以及我又埋了个梗 下章大概会拿出来捅一下


还有两章大概能完结了吧 然而还没写到结尾我已经开了好几个番外脑洞 要命()



评论(20)
热度(437)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