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诚台/微靖苏】山河犹在(第一章/HE)

《山河犹在》

主诚台,会有少量靖苏前世今生出没。中长篇向,从他们三岁写到八十岁()
CP粮太少,割肉喂自己。



第一章

“从小你就不知道让着他。”*明镜颇为恼火地戳了戳明诚肩头。
“从小就都是我的错。”*二十八岁的明诚如是小声地嘀咕反驳。



无论从性格还是经历来讲,明诚和明台就像两个对立面。


明诚进明家的时候,明台已经从那个孤苦伶仃的小男孩,被宠成了捧在手心还怕摔的小少爷。一开始,他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纵然大姐明镜和大哥明楼那般善待他,在明诚心里,自己始终是个外人。


年少丧家,收养他的后母不仅奴役他,还会让他受些皮肉之苦。水煮开了,他得蹬蹬蹬跑得飞快送过去,彼时有他半个身子大的水盆摇摇晃晃,溅出来的滚水烫得他只敢轻轻“嘶”一声。柴火少了,还来不及抬起斧头对准了劈下去,几个巴掌或者几下皮鞭已经呼呼作响,他只能攥紧了斧柄,怕一不小心砸了脚。


久而久之,那些伤疤渐渐蔓延,成了盘踞在他心中狰狞的阴影。


而明台,和超越年龄沉稳的明诚完全不同,犹如所有阴影避之不及的光明。即使几乎是相同的无父无母的身世,明台却得到了加倍的呵护。崭新合身的衣服,当下火红的玩具;走到哪都被牵着的手,无时无刻不被关爱的注视;这些都是明诚不曾拥有的,当然也不曾嫉妒的。


那时候的明诚如同暗夜里敏感又孤寂的疲鸟,而明台就是日光中张扬又热烈的鲜花。
就像无法相容的光影一般,明诚也隐约觉得这个小少爷常常针对他。


因为心存芥蒂,所以起初明诚还是让着明台的。放在书桌上的课本,若是一回家发现封面多了些乱七八糟的线条,下次他就藏得高一点。挂在衣架上的校服衬衫,若是某一回看见多了几个当下流行的小盖章,他就洗了身上那件第二天穿着湿泞的衣服去上学。


这样的你进我退一直到明诚第一次在明家过生辰那日。他和明台都不知道具体的出生日期,所以明镜做主两人就定在同一天,那是明诚第一次过那么丰盛热闹的生日。以前明诚不太挑食也没得挑食,可在记忆里仅有的几次,他是极爱吃虾的。但由于内向又偏沉郁的性格,他从未跟明家人提过。


生日宴上的明台自然是众星捧月,明镜把人抱在膝上还不够,要吃什么都一口一口亲自喂,那虾也是有人剥了壳等着他吃。明诚倒是不在意这样的偏爱,明台年纪还小,被宠了这么些日子自然也没有他独立。于是他就自己剥了自己吃,一只一只的先攒在碗里,堆了小半个饭沿。


谁知那明台任性惯了,哭着闹着非要吃他碗里剥好的虾。明镜一边训了两句明台不懂事,一边略带歉意地跟他说让着点弟弟。明诚头一次端着碗没有说话,手里的筷子却攥得死紧。


他看着碗里“倏——”一下没了的白嫩嫩的虾肉,这仇算是这么结下了。


从那以后明诚真的开始疏远这个小少爷了。走在路上他会不动声色地躲开明台伸过来的手,只有他半人高的明台只好怯生生地扯住他后面的衣角;抱着明台去后花园里放风筝,走出大门他就放下那个小白丸子看他小步小步踱过去。


然而他们真正闹翻是因为一张明诚的画。


那张画是明诚的美术作业,题目是我的家。除了早年被虐待时偷偷祈祷过父亲母亲能来拯救自己,他对父母几乎是没有印象的,但是这一点不妨碍他对父母的渴望和幻想。然而他去晒个衣服的功夫,那张画已经被人添了胡乱的涂鸦。


缠绕在心脏的阴影攀爬到他脸上,明诚用恶狠狠的眼神瞪着罪魁祸首。


此后,明家里没有人不知道生性稳重谦和的明诚独独不让着那个小少爷明台。但明台也不知是不是太过天真竟从未察觉,到了上学的年纪,他便和明诚去了同一所学校。每次出门,明诚都尽量加快了速度,还是躲不过一跨出门就听到背后好几声“阿诚哥,等等我!”。走在去上学的路上,他利用身高的优势加大了步伐,企图将明台甩得远远的,然而那人却喘着气跟上来,仍旧试图扯着他的衣角。


明诚若是在学校里碰到明台,能假装看不见的时候就假装看不见,有时候碍于情面也只略微点了点头。


但他千躲万躲,还是没躲过这一次。明诚很低调,但明家的身份无论如何也低调不下去,而他又偏偏是个闷性子,平日里和同学来往不多,也没有交到知心朋友。时间长了,有几个性子顽劣的喜欢看人笑话找人岔子,就找上了明诚。


明诚能忍,他忍过的苦太多了。所以几句“不过是明家看你可怜”、“还装什么少爷”,在他耳里都不算什么。于是那几个人胆子越来越大,还会推推搡搡几下,拿几颗小石子丢他。这一次,他们的话越来越过分,终于踩到了明诚的地雷。


那几句“没爹养没娘疼”、“连爹妈都不要的小乞丐”刚刚落下,他捏紧了拳头准备冲上去,就有一个人影风一样地把几个人扑在了地上。


明台给养得粉粉嫩嫩的,尚只有七岁的身躯犹显娇小,可他却瞪红了眼睛拼命挥舞拳头。那几个人被扑愣了一下,马上就反应过来,一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哪里是他们的对手,很快就被按在了地上。


等明诚反应过来,那群人已经被自己打起架来不要命的架势吓跑了,而他脑海里却还回响着那稚嫩的声音:“不准你们说我的阿诚哥!不准你们说他!”


明台躺在地上,不知是因为委屈还是疼痛湿润了一双眼看着他。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尽量放轻了动作将人扶起来,摸了摸后脑勺没有出血的时候还松了一口气。他对着那泛着水光的眸子静了片刻,还是将人小心地背在身后。


彼时的明台正是长身体的年龄,而且明家本就什么好吃的都恨不得塞给他,所以这人被喂得有些重量,背在身后有点沉沉的。他感到背上的人狠狠抽了几下鼻子,仿佛是想强忍住泪水。可是又过了几秒,小声的呜咽还是传了出来,于是明台一下子埋在了他的后颈。


很快,他后领上便是一片湿哒哒的。明诚张了张嘴,想安慰几句哭成泪人儿的明台,但一时又想不出什么话来。于是他稳了稳抱着那人的手,只问了句:“还疼吗?”


身后的人没有回答,只是更抽了好几口气。这样片刻,明台埋在他背后的声音响起,闷闷的,近在耳旁。

“明台是想……想和阿诚哥的名字写在一起。”
“可是我写不好字。”
那人搭在他肩上的手不自觉地攥紧了衣料,话语里带着哭腔和颤抖。


“阿诚哥的衣服,嗝”
小不点边哭边说,一边抬手用肉拳擦着眼睛,一边很大声地打了个哭嗝。
“也是、也是明台弄的,我以为……阿诚哥会喜欢。”


“还有那张画,对不起。只是明台,也很想和阿诚哥手牵手。”

明诚不知何时停下了脚步,怔怔地回不过神来。但确有温暖的光从四肢百骸里沸腾着涌向胸腔,将阴影与晦暗扫荡一空。


也许他只在那站了片刻,也许是很久。他感到有轻轻柔柔的暖风在耳畔吹拂,带着奶香味,好像是从背后的小粉娃娃身上散发出来的。于是他微微偏过头,明台凑在明诚耳边小口小口地吹着气,那里有一个被石子划过的伤口,流出来的血早已凝固。


“痛痛飞走,痛痛飞走啦。”


明台已经停止了哭泣,眼角却还带着泪痕,因为在地上滚过所以拳头脏兮兮的,抹眼泪的时候全蹭到了脸上。然而他安慰明诚时那个笑容,直到明诚白发苍苍,受过伤的手腕再握不稳枪时,也一直印在脑海里,并难以用显得贫瘠的文字描述。


但这样绽放光芒的微笑,他仿佛已经见过很多很多次。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大概是永远且最明亮的。



其实无论过去还是未来,明诚和明台即使对立亦宛如背脊相依。


TBC.

*这两句话出自电视剧
阿诚哥 小少爷那不是针对你 那是喜欢你()

评论(110)
热度(1674)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