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诚台/微靖苏】山河犹在(第二章/HE)

微前世今生出没请注意。中长篇向,大概从三岁一直写到八十岁()

第一章走→ 《山河犹在》第一章


恭喜阿诚哥加入小少爷团宠大队,今天边走剧情边"谈恋爱"。



第二章



一只手夹着虾肉放到小少爷碗里的时候,整个饭桌的人都静了一静。





埋首吃饭的阿香感觉余光中掠过一下黑影,抬头就看到坐在正位的明镜给她使了个眼色。她疑惑地望了回去,表示自己没有明白,于是只见明镜趁着扒饭的功夫努了努嘴,筷子小幅度地偏指向她的对面,那个位置正坐着明诚。这下子她更搞不懂了。



这样的寂静持续了一会儿,在几个目光来来回回兜兜转转中始终没有人说话。明镜在桌底下拿脚勾了勾左手边的明楼,他一抬头,就对上了阿香暗示的眼神。于是明楼在心里叹了叹女人真是饭桌上也不消停,他刚想咳嗽以示注意行为,就听到一个稚气又响亮的声音:



“阿诚哥,明台还要!”



明诚好似丝毫没有察觉到饭桌上这波暗潮涌动,自顾自又剥了好几只虾,在明台的碗里堆了小半边天。第二日,晚餐时阿香正准备像以往一样落座,那位小少爷一下子把手搭在了椅子上,半趴着身子忽闪着大眼睛问她“这个位置让给阿诚哥好不好”。于是她一转身正好瞧见站在身后的明诚略抱歉意地笑了笑,而神游之间自己已经换了个座位。



直到很久以后也没有人能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明诚对明台的态度有了这么大转变。



他们只知道,本来独独不让着明台的明诚不但会在饭桌上给他夹菜,甚至有时候熬不住小少爷撒娇,还会亲自给他喂上几口。但明诚宠他却不像明镜那样过于溺爱他,就连出门的时候,只要明诚告诉他不要乱跑,明台也会乖乖地跟紧,好让那人能一直牵着他的手。




到后来,给明台讲睡前故事的工作也落到了明诚身上。明诚的声音渐渐少了年幼时的稚嫩,愈发低沉磁性起来,明台只觉得这样的声音听得心里痒痒的,大部分时候连故事的内容也没有去在意。慢慢的,他就窝在那人怀里睡了过去,临睡前也未曾放开抱着的脖颈。


 


怀里的人也是长身体的年纪了,明诚不能像以前一样单手揽着明台,于是他另一手穿过这人的膝窝下,将明台牢牢抱在了胸前。熟睡中的明台感到些许起伏,更是将脸往靠着的胸膛埋去。明诚就这么抱着人往楼上走,刚到了转折处想停下稳一稳,就看到走廊不远处,明楼正站在那里等着他。




明楼朝他扬了扬下巴示意:“相信了?”

明诚愣了一下又点点头道:“相信了。”



相信即使身陷漫无边际的暗夜桎梏,也会有光明披荆斩棘而来将他眷顾。




 



时间就在明家人从最初的一惊一乍到后来习以为常,甚至视而不见中悄悄溜走了。明台的脸颊渐渐褪去婴儿肥,眉目间的灵气却始终如一;而明诚到了少年,个子倏然拔高,衣服还没穿上多久就又要去裁缝店里量个新的尺码。




直到有一日,明台发现袖口又短了一截,才反应过来已经很久没有做新衣裳了。最近的日子不太平,家里人都是尽量减少外出,况且走在大街上就能察觉到的紧张氛围,难免人心惶惶。然后三月下旬①的一个正午,各大工厂、作坊、商店,甚至车站和码头都停止了运作,那些罢工的工人们全部聚集到街市的中心,早有预谋也触不及防的,一场搏斗开始了。




街头巷尾充斥着轰鸣声、枪炮声,偶尔有一两句惨叫,也立马被此起彼伏的“打倒军阀!”口号淹没了。这场战役直到黑幕降临亦尚未停歇,窗外嘈杂又响彻每个角落的声音如同万钧雷霆回荡在上海人民的胸膛。明诚在床头坐到深夜,手里拿着的书却只字未进眼中,他的心在那些徘徊不去的咆哮声中久久不能平静。



过了片刻,传来门把转动的声音,明台小小的脑袋探了进来。




“睡不着?”他问。


明台点了点头,半个身子藏在枕头后,只露出一双眼睛。明诚掀了另一边被子,小少爷就很自觉地爬上了床。他蜷成一团,一只手伸过去抓着明诚的手指,抬眼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明台是有点怕了,那些隆隆巨响一直萦绕在耳边,不一会儿明诚就感到被抓着的手指有些汗湿,明台问他:“那些人是坏人吗?他们在干什么?”



明诚顿了一顿,却想不出什么简单的形容:“他们在反抗,为了报国。”


“报国又是什么?”


他转过脸对上小男孩黑溜溜的眼睛,坚定地开口:“报国是信仰。”②



彼时的明台尚不能理解何为信仰,只是这句话伴随着明诚即使在黑暗里也不逊光芒的眼神,牢牢地被他记在了心中。而若真要那时候的明诚讲述信仰的真谛,他其实也说不上什么缘由,只是有一种沉重又有力的情怀让他脱口而出。



这种情怀一直延续到好几年后明楼即将赴法留学,化作力量让他提出了一同深造的请求。他一向是有些怕家里这位颇为严厉的大哥的,而那一刻在面对明楼的询问时,他挺直了背,绷紧了身体,用最坚毅的话语回答他:万死不辞。

 

明楼从书桌前站起身,郑重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但他坐下的时候复又笑了:“你想过家里那个小少爷能舍得放你走吗?”



明诚恍了下神,低声答道:“我会说服他的。”




这个消息一直瞒到他离开前一个星期。



那个下午天气很好,太阳照得人身上懒洋洋的。已经在上中学的明台还是跟小时候一个性子,也不知是不是怕水,怎么也不爱洗头。往常明镜为了抓住他,要在楼上楼下追上好几圈,而那一日,当明诚端着盆水堵在小少爷面前的时候,他看到他的阿诚哥难得严肃的神情,立马焉了一样乖乖就范。


 


明台的头发很软,在手指间柔柔地搭着,偶尔有几根过短的发丝细细地戳刺着指缝。这是明诚第一次给他洗头,动作却也娴熟,他一边轻轻按压着明台的头皮,一边用平稳的语气说道:“过几天大哥要去法国了,我也会一起去。”




他感到身旁的人立马僵了一僵,双手按上水盆两侧就想抬头。



明诚还来不及稳住他,沾满泡沫的手堪堪抓住了明台的手腕:“你听我说,明台。”

 


“我不要听!我不想听!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走!”没洗干净的泡沫混着水顺着额头流下,难以避免地划过眼睛,明台的眼睛酸痛难忍,却仍是固执地强撑着看他。




明诚看着那人不知是否因为酸涩而通红的双眼,心脏像被扎了一针密密麻麻的痛了起来。他叹了口气,用一边袖子温柔地擦拭着明台的脸,但这人发红的双眼却没有因此好转,明诚只怕再看下去便狠不下心,于是他不顾明台还湿漉漉的头发,将人抱入了怀里。



“听话,不要哭。”



明台抱在他背后的手攥紧了他的衣服,还不解气似的锤了几拳。



小少爷不知不觉已经长到他下巴的高度了,他只要稍稍一低头就能吻上这人的发旋。明诚细致地捋过那些缠绕在一起的发丝,心中半分欣慰半分悲伤,他的胸前沾了水所以一片湿润,那凉凉的湿度透过衣料和皮肤渗进胸腔中那不歇的脉动。



“你还记得前几日课堂上先生教过的诗吗?”



诗里说,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③



“你好好读书,我很快就会回来。”



再后来,亦没有人知道明诚用了什么法子让明家无法无天的小少爷不哭不闹就送别了人。甚至在机场他还带着明媚的笑容,乖巧地叮嘱两位哥哥路上小心。明诚没有回头,所以他不知道那人一直挥舞着手臂张望了很久,虽然连茫茫黑点都看不见了,仍是呆愣地站在原地。




彼时他心里只想着既然不忍更不能回首,明台能来看他,他也还会回来,以后总会再见。殊不知,等他再踏上这片土地,已经是另一番惨淡又令人悲愤的景象了。




 


从机场回到家,明台还是不像因为分离而难过的样子。然而晚饭间,他夹了只虾放在碗里,却迟迟没有自己动手剥壳。




 


直到此刻,明台才埋首于桌前,低着头的面容一直看不见表情。


但眼泪终于无声无息地从胸腔溢出来,爬满了整张脸。



TBC.


①指1927年上海工人暴动

②电视剧明诚原台词

③陆游的《金错刀行》


 

第一章是我晚饭吃虾的时候想的 第二章也是我今天晚饭吃虾的时候想的(好想放一张今晚的虾图)


自己写的梗  哭着也要圆起来()

评论(56)
热度(836)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