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诚台/微靖苏】山河犹在(第四章/HE)

这是一篇打算从三岁写到八十岁的文,主诚台,靖苏前世今生出没。

前文走→《山河犹在》01 02 03

这章专心“谈恋爱”,请自备墨镜。



第四章 



明台。



是明台。刚刚挂下电话,明诚匆匆拿起外套便出门了。表上显示已过了下午五点,他的脸上仍是没有太大的表情,但关门的时候却没有克制住力道,泄露了他此时真正的内心,毕竟他已经太久没有见到明台了。



自他离开上海已经过去五百多个日夜,只能通过书信和电话互相慰藉的相思几乎要喷薄而出。每一次听着话筒里的沉默,明诚都怀疑自己下一秒就会许诺。可是形势变化太快,国内突然陷入全面战争,再加上自己在梦中又对明台产生了旖念,这些都让他不断迟疑。



开着车的一路上,他觉得已经见过无数次的风景都在这个当下鲜活了起来。路旁立着的石雕骏马仿佛要脱缰而去,河面上漂泊着的小船在余光中倒退着没了踪影,停驻在房檐石栓的几只灰白斑点的鸽子被惊动了双翼疾飞而远。明诚几乎能真切感受到了,拢在四周的傍晚时分的温暖阳光是明台,空气中微风裹挟的清香玉兰是明台。



机场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有咿咿呀呀被抱在怀里的孩子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周围,有久别不见的情侣含泪相拥着热吻;一切嘈杂纷乱的声音褪去,只剩下那个熟悉又显然与当年青涩不同的身影。



他的眼里,全是明台。



“阿诚哥!”等明台越靠越近,明诚才惊觉这人竟已和他一般高了。但那个人仍旧像个孩子一般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如同一只小鸟一样“噔噔噔”地朝他奔了过来。鲜蓝的围巾随着奔跑向后扬起,额前的碎发被风撩拂开露出光洁的额头,年关刚过,明台就这样带着冬末临春尚冷的空气,青春特有的清爽少年气息,重重扑进了他的怀里。



“惊喜吗!”怎么能不惊喜。惊喜得他整颗心都满足到颤动,不自觉就把人牢牢抱住了。明诚甚至没有察觉到自己脸上的微笑,他的面颊贴在这人耳侧,压低了本就磁性的声音唤道:



“我的小少爷。”




这一声在明台心中惹起一番涌动,那日日夜夜来的思念瞬间漫过了咽喉,当初隔着那么遥远的距离也未曾落泪,如今却不禁眼眶发热地喃喃应道:“我想你了。”


“嗯,我知道。”



然而听到这句话明台一下子又笑了,在心中腹诽了句正常人不应该回“我也想你”吗,于是他稳了稳心神小声嘀咕:“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下一刻他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明诚静静地把下巴搁在怀中人的一边肩膀上,抬手摸了摸那柔软的头发:


“因为我用心感受你了。”





仿佛是时间的魔力只将两个人暂停在这个美好的时刻,白云随着风飞走了,圆日沿着轨迹向天际线靠近,来来往往的行人偶尔向他们投去打量的目光。



不知多久过去,还是明台先动了动。他放开那个怀抱,咳了一声想躲过那瞬间的尴尬,却根本掩饰不住耳尖染上的粉红。紧接着他又调笑着偏过脸凑过去:“阿诚哥,你要不要先给我个贴面吻?”




明诚刚准备笑斥一声胡闹,抬眼就看到了明台脸上的疤痕。那道疤盘踞在右眼上,凹凸不平的皮肤似乎压得眼皮都低了一低,接缝处是不甚一道明显却难以忽略的崎岖线条。他的笑立马僵在了脸上,伸出手去触摸那个伤痕。明台的睫毛在他指下忍不住一颤一颤,他的心也跟着一沉一沉。



他听说落了疤,但不知道这个疤的位置落得这么巧。



而这厢明台看他阴下来的脸色,并不知晓明诚心中挣扎着的困惑,只琢磨着再研究下去怕是又要挨几句教训。于是他赶忙把手上拉着的箱子、提着的袋子一股脑塞到了明诚手里,踮起脚张望着车的位置,转移话题般叽叽喳喳地吵着第一次来巴黎要先好好玩玩。




“先回去,否则大哥待会儿又得数落你。”




“我一来就先给你打电话了,他现在还不知道我来了呢。”明台坐在副驾驶上在包里不知翻找着什么,找了一会儿,他拿出一个本子递给明诚:“去这个地址,我同学上次来过巴黎,他说这儿有烟花卖。”




他转头,那人一双眼睛发着亮光,正专注地盯着他:“阿诚哥,天快黑了,我们去放烟花。”



明诚入了魔:“好。”




来时的那条路已经点起了或暖黄或嫣红的灯,一列老式自行车整齐地排成一排,在斜晖下投射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明诚开着车在大街小巷中穿梭,时间过得很快,等他们买到烟花已经不见半分落日的余晖。




最后他们把车停在了亚历山大三世桥上。这座桥的桥身很低,几乎是贴着塞纳河潺潺的流水,桥两侧的石柱上雕着振翅的飞马,驾驭着飞马的骑士们生动欲扬,让人心生爽朗。此时暮色已至,横贯东西的香榭丽舍大道燃起了暖人心肺的明灯。明台从车上把烟花抬了出来,他摘下手套,掏出打火机点燃了引线,转身走向站在后方不远处的明诚。



巴黎的夜总是风情。


背后是灿烂的烟花绽放在浓郁的夜色里,仿佛近在眼前的高耸的埃菲尔铁塔倒映在塞纳河波光闪烁的水面上,朦胧却又耀眼。他就在这样巨大又明艳的光芒中,一步一步笑着朝明诚走来。





明台的耳朵被寒夜冻得更红了,明诚心里一动,便将手捂了上去。




这人好笑地甩了甩脑袋没甩开,然后他将自己的双手也覆盖了上去,两个人的手暴露在空气中,都是冰冰的。于是他把明诚的手拿下,放开一只手侧身站在他旁边:“阿诚哥,你这样我都没法看烟花了。”



但明台握着的另一只手却始终没有放开,渐渐的,一路暖到了心脏。



有路过的行人朝着空中的花火兴奋地挥了挥手,呼出来的热气白蒙蒙地消散在眼前,燃烧又湮灭的烟火照得两人的脸上光影交替。明诚微微侧过脸去看身旁的人,昔日少年已和他比肩,五官线条趋于清晰立体,但从小到大眉目之间的灵气仍旧如清泉涌入他的胸腔。




这一刻,伴随浮现在脑海里的那个幼时明亮的微笑,男孩蜷在被窝里紧紧握着他手指的温度,以及这人通红了双眼埋在自己胸膛,湿漉漉又柔软的头发打湿了的心绪;一同被深深印在了记忆最深处,在以后的硝烟和炮火、纷争和煎熬中,一直温暖着他的心。





明诚看着这人黑眸中忽明忽暗的火光,心中勾勒出一句话。

你的眼里,倒映着永生不遇的漫天星河。



TBC.

其实我并不知道20世纪的巴黎能不能随地放烟花 然后老巴黎的景象和大概的地理 我也只查了照片 你们猜我会不会这么好心让他们下章就修成正果()

哦对了安利一下!

@寒仔_改名为火炎焱 叫我三火火  剪了诚台的CUT 小伙伴们快去增加檀木→ 
诚台cut

PS3、4两章埋了两个梗下一章大概能拿出来用啦!(放心还是糖

PPS这里有两个推荐和喜欢按钮,是不是手突然很痒?↘

评论(53)
热度(832)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