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诚台/微靖苏】山河犹在(HE)

主诚台,靖苏前世今生梗出没。山河犹在 前文走→01 02 03 04 05

这一章体现了Lo主是一个大写的狗血爱好者 狗血是生活萃取的精华 生活只能写给自己看 而狗血就是写给世人看() 





第六章






明家待明诚不薄,每年生日都少不了几份他心仪的礼物。




小时候,明镜看出来他对画画有兴趣便给他报了个绘画班。那以后,上佳的颜料画笔,一票难求的画展,以及一些颇有名气的画作,大大小小的都成了他的礼物。明镜会送、明楼会送,就连阿香也会尽其绵薄之意,只有明台,像是从未意识到这一点。




有一次明镜逗他:“明台呀,你这么喜欢阿诚哥,怎么还不送礼物呀?”

年幼的男孩从玩乐间抬首,噔噔噔几下跑过来扑在明诚膝盖上,把手里的玩具往他手里一塞:“因为明台的就是阿诚哥的。”






那黑眼睛亮亮的,明诚到现在都还记得。

他知道明台从小就喜欢他,但不知道有多么喜欢。一开始他以为这个小少爷被宠坏了,又看他性子闷,所以喜欢暗地里欺负他;再后来他发现男孩只是生了亲近之意,也许是因为难得有个年岁相差不大的小哥哥能陪他嬉戏。他离开上海的时候,明台只有十五六,他以为那眼泪只是分离的不舍,兴许还有被留下的不甘。




明台喜欢粘着他,他也习惯了宠着明台。那一日的烟火下紧握的手,让明诚心中一动,却也隐隐有些不安,他想大概那人是到了情窦初开的年纪,所幸一切尚早。但此刻,他手中拿着这十几年来沉甸甸的深情,竟生出一股宿命的错觉。 




他的小少爷已经在床上沉沉地睡过去了,身体还保持着趴在床沿垂手翻包的姿势。这人安安静静睡着的样子竟乖巧得可爱,明诚用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按压住躁动不已的心,然后他盯着那绯红的脸深深叹了口气。他把那本书重新放回包里,然后将明台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半蹲在床边看他。




过了一会儿,他慢慢地朝小醉猫靠了过去,这人的呼吸里还带着酒气,甜丝丝地在空气中漾开,红润的嘴唇还努了两下,像是在渴求一个亲吻。于是明诚低下头,两个人的距离不断拉近到得能数清微翘的睫毛。然而犹豫的瞬间,那个吻却终是落在了额头上,像长辈一样的怜惜;辗转之间,他又亲了亲微微发烫的脸颊,像兄长一样的疼爱。




明台长大了,但他也永远是他的小少爷。




他从房间里出来轻声带上门,就看到明楼在不远处朝他示意。他跟上步伐进了书房,明楼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盯了他片刻。明诚就那样直直地站着不动任他打量,然后那人收回了目光,打开手边的抽屉将一个盒子推到他面前。






“生日礼物,打开看看。”


是一把枪。






“阿诚,你可想好了,这一步跨出去就真的不能回头了。”


他拿起那把枪仔细地在手中掂量,眼神静静地扫过那黑漆漆的枪身。事实上,他已经握过很多次枪,但这一次与以前皆不同。这把枪不重,但却意味着最后的抉择。明诚收回目光直视着书桌后的人,郑重道:“前线的战士浴血杀敌,战场无退路。而我身为中国人,除了共退外敌,亦不认为还有其他路可走。”






卢沟桥一声炮响,本是泱泱大国,如今却战火不断,离乱不息。中华民族陷入危急存亡之际,热血男儿理当精忠报国。


生当乱世,他们皆选择成为彼此口中没有选择的英雄。








明楼对他欣慰地点了点头,示意早点休息。于是他转身想走,却又顿了一顿。


“大哥,明台该走了。”








这回是明楼愣了愣:“决定了?”


明诚始终背对着他:“决定了。”

 






他的小少爷虽然长大了,但有些东西还不该由他背负。而他即将跨出这一步,成为暗夜里潜伏的伪装者。以后将要面对的无尽的阴暗和鲜血,无数的痛苦和算计,就让他来承担。






明台还小,明诚自认为不能陪他一辈子。


因为他能看到的一生,却不是他的一生。








这是明诚的第一个任务,窃取一趟火车的发车时间点和路线,上面载着日本人从法国购买的军火,他们需要这份情报并从转接点截获,然后再由越南运往抗战前线。①














第一次出任务,他保持着高度警惕,心里难免紧张,但动作仍是谨慎熟练的。一路顺利,他小心地隐藏起自己,躲过几个人影后进了存放着资料的房间。桌面上摆着几份文件,明诚翻阅了一下,确认不是任务所需的情报后,他打开了抽屉翻找。




拿到文件后,他面上没有表情,心中却松了口气。 






他本想从来时的路再潜藏着出去,但外面突然有了些许动静,似乎是有人正在交谈。明诚观察了一下四周,正准备从窗户里翻出去,却瞥见了摆放在书桌正后方的弓。那把弓有半人多高,黑色的弓身似乎被好好保养过,中间的绑绳也是新换的。那一刻,他有种似曾相识的错觉,甚至连心跳都重重停了一拍。 




他刚出了神想上前摸一摸,一阵阴风吹开了窗户,外面黑云低垂,马上就要下雨了。






这点动静立刻惊动了外面的人,明诚再等不及翻身便走,然而开门的人不曾抬眼就是一枪。枪声震耳,却都被他抛在了身后,脑海里不停回放着一个画面。还是那个和明台有着几乎一模一样脸的男人,气色看上去比梦中要好上些许,这人微笑着朝他伸出一只手:




“萧景琰,我都要上战场了,把我的弓还给我吧。”








那一枪没有命中要害,只是在手臂上擦过一个不深不浅的伤口,但血还是流了不少,所幸他穿着深色衣服看着不太明显。不能这么一路流着血回去,于是他撕了内里衬衣的半边袖,在伤口上方扎了个结以缓血流。






他到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而明诚的脑子里却还似翻滚着火般发热。






夜已经深了,他轻手轻脚地朝自己房间走去,以免惊动了熟睡中的人。一路上,他都回想着那个纤瘦的人,眼神更沉,心中断定这绝对不是巧合。那一刻的感觉太过熟悉,不像是自己的臆想。而此时刚刚涌上的酸涩和不舍、担忧和认同,这种像是明知一离永别,却仍放手默守的感情,还在煎熬得他心如刀割。






明诚心绪太乱,只能强稳了心神打算先回房处理伤口。

一打开门,没有开灯的房里有人坐在床沿,偏是明台。





“阿诚哥,你是不是……是不是看了我的日记?”


初长成的少年有了自己的心事,自然更加想要掩盖。明台在本子里夹了根头发,而第二天酒醒再去翻看,已不见踪影。








明诚心里“咯噔”一下,立马从刚刚的情绪中转入另一种境况。

他是希望明台能够渐渐淡忘。明台还小,他的世界刚刚开始,以后的岁月里自己和他的交集会越来越少。然后终会有一天,他会遇上心仪的女生,娶妻生子,过上美满的一生。


但现在不是个合适的时刻,他没想到他必须用这样的方式,也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抱歉,我帮你捡起来的时候顺手翻了翻。”明诚不动声色地放下了捂着伤口的手,往角落的阴影里挪了挪,假装若无其事的语气。





“那你……那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明台已经激动地站了起来,双手紧握成拳又松开,皎洁的月光在他身后洒了一地,他整个人都被朦胧的月光覆上一层柔白温和的光芒。那双明亮的眼睛紧张地盯着门口的人,又期待又忐忑,像是随时能够冲上前去。











明诚又往后退了一步站在角落里,阴影沉沉地覆盖在他身上,藏在黑暗里的面容看不分明。最后他闭上了眼睛,掩盖住汹涌的情绪,脸上半分悲悯半分决绝。






“明小少爷,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你?”




 国难当头,百无一用最是深情。


TBC.

 阿诚向往着光明 终于被光明眷顾 但最后他又一步一步退回到阴影里

写着感觉靖苏前世和今生两人位置有点调换哈哈哈

两个人现在想法不同 明台说“我的就是阿诚哥的” 其实小小年纪就理所应当认为“我的一生也是阿诚哥的一生”

但阿诚觉得自己可能没有明台活得长()也不希望明台过上这种黑暗里潜藏的生活 所以“他的一生不是明台的一生”

现在明诚还想“永远是他的小少爷” 但之后剧情会慢慢发展 他会认同明台的成长 坦然与他并肩同行

PS这里有两个推荐和喜欢按钮,是不是手突然很痒?↘

①此时越南的主场是法国,抗战爆发后蒋根据法国签订的《中法规定越南及中国边省关系专约》曾向法国提出购买军火并由越南运往国内。但法国最终做出决议:中国军械如在一九三七七月十三日以前由欧购办,或十月十三日以前由欧启运者,方得又越南通过。

评论(72)
热度(874)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