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诚台/微靖苏】山河犹在(第九章/HE)

主诚台,前世今生出没。

《山河犹在》 前文走→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注明一下:为了剧情发展(谈恋爱),阿诚还是大哥的下属,但换了另一个身份隐藏,不在伪政府工作,明台后来是上海分部的第二行动小组,so阿诚是第一行动小组。【因为要让他出任务,你们懂得。】


第九章


那一瞬间,明诚几乎是疯了。

 


电话挂断后的忙音掐住了他的咽喉,心底一阵一阵愈发汹涌的恐惧将他淹没。他拿着车钥匙的手难以克制地抖动,试了好几次也没有对上孔眼,在焦急的心绪中冷汗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额头。最后那团火炸得他用力一下锤在了方向盘上,这声巨响他恍若未闻,只狠狠闭上了眼。


滴——


疼痛清晰地从手掌蔓延到胸腔,让他清醒了一些。他终于发动车开了出去,明明入秋,他却觉得车内又闷又热,即使开了窗户呼吸仍是没有得到缓解。车窗外的人影不断在视界里退去,影影绰绰竟全是黑白。


滴——滴——滴——


他用力压制着恐慌侵蚀自己的理智,尽量冷静地分析着其他可能性。一会儿从无边无尽下坠的深渊里挣扎出一丝侥幸,一会儿犹在耳边的那声轻笑又重重砸在他心上。发出电报等待回复的那一段时间被无限拉长,漫长的煎熬中只有一线绷紧的希望勉强吊住了心脏,然后他收到了答复,上面只有一句话。 


我们都可以死,为什么唯独你兄弟不能死。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这句话终于完全摧毁了将将悬在半空的那股对峙力量,那个他不愿承认也不愿道出的可能结果,由一个“死”字割开了豁口。断了的线没能制止下坠粉碎,那一刻,有一股不太符合明诚坚毅性格的绝望情绪席卷了全身。但这绝望竟出乎意料的有些熟悉,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因为面临这样的失去而痛不可当。



在出发通知明楼这个消息前,明诚先擅自做主下达了营救任务。军校那边还未有所警惕,抓紧时间尚能将明台从那个地狱里带回,而他自己,也需要一次这样不顾一切的反击。



匆匆赶到办公室的时候,明楼略带责备地看着他:“发生什么事了,你不去上课,反倒来我这里干嘛?”



“大哥,明台出事了!”


“什么?!”


“王天风和他在同一班去香港的飞机上,明台恐怕是被他带走了。”



面前的人猛拍一下桌子站了起来,脸色顿时阴沉下去。明楼沉默地不发一言,然后走到窗边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陷入了深思,而明诚已经等不及道:“不能把明台的命交到一个疯子手上,我已经派了人手过去。”


“没有我的命令,你怎么敢!”


“我不能再一次失去他了!”


这句话响起的那刻,不仅是明楼,连明诚自己都愣了一愣。仍旧是怒火,仍旧是恐惧,但不一样的是那熟悉的感觉越来越清晰,而他的身体里仿佛有另一个人强烈地抗拒着再沉入那样的绝望。


——救了卫铮,折了梅长苏,这样的买卖靖王殿下觉得划算吗?



“阿诚,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什么再一次?”





 




秋意更浓。



营救行动还是失败了。明诚没有想到他的小少爷竟然是自愿留在那里,他派去的好几个人不仅没有带走人,还被打伤了回来。他以为自己多少是了解明台的,却没有发现这个看似任性的小少爷已经悄悄长大了。



那个曾经软软糯糯在他怀里缩成一团的小娃娃,终于脱离他的怀抱直奔风雨而去。本来是摔了一跤也要泪眼汪汪撒娇的小肉丸子,如今却能将好几个人同时击得节节败退;本来是红着眼倔强地不愿让他离开的清秀少年,如今却有了更为坚定的信念,而他的人只带回八个字。



国家至上,民族至上。




下午三四点钟,大学本位于清净的路段,路上行人稀少,明诚从学校出来后慢慢散步回去。他还沉浸在那句话给他带来的冲击和震撼,脑海里勾勒出那样勇敢无畏的明台,心越是疼得厉害,却也越是欣慰。这八个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偏僻的小巷静悄悄的,他拐过一个转角,巷子口有一个术士模样的人摆着摊,一旁的墙上靠着个白布杆,上书:通古今,算前生,测来世。现下在租界内做这样生意的已不太常见,却也不是没有,明诚心中一动,一边暗暗嘲讽着自己,一边难以控制地去了。 




他测字,一个“苏”字。




即使行为一时没有控制住,但他心里仍是不太信的。接受了这么多年教育,对这些玄乎的东西他向来敬而远之。果不其然,那个术士看着就像装模作样的摆了几个铜钱出来,在纸上涂涂画画像是拆解。这人一会儿扯到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一会儿又扯到有缘人近在眼前,劝君莫放一场空。 





他又在心底笑了回自己的荒唐,起身准备离开。然而下面的话,却让他定在当场。



“先生前世执念过重,硬是求得一个来世赴约。”



明诚没有回答,心中却激起了千层浪。他脑子里粗粗掠过一个猜想,把自己惊到不敢继续深究。




“敢问先生,等到那位归人了吗?”




他一直自以为是地把明台从他的未来里推得越来越远,擅自就做了决定,要把他的小少爷隔离在风雨外。殊不知,被他推开的人从来就不是贪图安乐的纨绔少爷,这样是保护,却也是将人留在原地。



在明诚接连不断的梦里,那个千年以前的人,他的热血,他的大义,早已深入灵魂。明诚还记得在那个无际的暗夜,约下的无法实现的归期。最后他抬手捂住了脸,遮住了自己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只可惜,这世上早已没有神明容得他后悔。

TBC.

借用开开说的一句话 这简直就是……same soul in different time

今天迟点还会有更新 再有几章能写到全文第一个大高潮了我也好兴奋!!

然后问个问题…… 如果这个出本子的话><有人要买吗() 毕竟lo主很懒

昨晚有太太投喂我诚台图了呜呜呜好幸福!请姑娘们不要大意的继续啊><

PS这里有两个推荐和喜欢按钮,有没有突然手很痒?↘

评论(55)
热度(734)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