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诚台/微靖苏】山河犹在(第十二章/HE)

这一章就是阿诚终于想起来了。 

主诚台,靖苏前世今生出没。

《山河犹在》前文走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第十二章



这是明台第二次这般坐在明诚的房间里等他回来。



上一次,他满怀期待,也隐隐不安,但说到底,是希望多一点的。只是那晚明诚隐藏在阴影中的脸掩盖住了所有情绪,他以为只是自己一厢情愿,不曾细想便仓皇逃离。而这一次,他的心底平静无波,那个笃定的事实几乎就要破土而出。


 

可是等到太阳坠向天际,落日的晚霞燃进夜幕,明诚依然没有回来。然后明楼带回消息说,学校里突然派遣明诚出差,可能要十天半个月才回家。明镜抱怨了几句学校能有什么事情这么紧急,连家都不先回一趟,而明台一直紧盯着明楼,眼神暗沉。


他一夜未睡,翻来覆去的思量,茫茫中抓住了那日老师看到照片时惊讶的脸色。


第二天清晨,从窗户外望出去,就能看到停留在明宅不远处的几辆黑色轿车。有几个人站在车旁,身着黑衣黑帽,正朝着明宅的方向盯梢。明台心下一阵揣测,自己近来没有什么大的活动,不太可能突然暴露,但看这帮人的模样显然是来监视某人。而家中除了他,与这些特务有所纠葛的只有在伪政府工作的明楼。



那些怀疑的答案呼之欲出,明诚出事了,而与他联系紧密的明楼便成了首要目标。



明台心里一下烧起了一把火,气得抿紧了唇,咬牙抱着从明诚房间里找到的密码盒就冲到了明楼房间。“砰砰砰”几声巨响砸开门后,看到的是那人一脸怒气的面容。


“一大早的,你胡闹什么!”


明台脸色比他更阴,不管规矩就把人推进房间,拿在手中的东西被他朝地上使劲一砸,他喊得更大声:“我要答案!”


“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


“阿诚哥去哪了!”


狠劲上来了,明台伸手就是一拳,拳头朝着明楼的脑袋直奔而去,对方露出惊愕的神情,堪堪向后躲过。


“反了你还!”


他不接话,学来的那些招式毫无章法地就朝人招呼,明楼见他动了真格,劝说既然无用,索性也反击起来。两人互相擒住对方的手,两脚夹在对方脑袋,都憋红了脸,倒在地上扭作一团。最后还是明楼拗不过他,先放开了人躺在地上气喘吁吁。


“汪主席要回南京了,你阿诚哥去送送他。”①


他闻言起身便走。


“他们对这次行动早有准备,我不准许你去!”


明台仍是不听,明楼猛然厉声喝道:“你给我站住,在军校里王天风是怎么教你的!军令如山,你现在抗命就是去自投罗网!”


 
 
 
 
 


明诚一直知道他的小少爷是个烈性之人,只是没想到明台竟冲动至此。


但他不曾知晓的是,那人在越过铜墙铁壁来到他面前之前,曾下了怎样的决心。

 


敌人若是对这场暗杀早有准备,明台又何尝不知抓到人后肯定会高度戒严,这个时候无论是去灭口还是救人,等待着对方的断然是天罗地网。可只要还有一线生机,他都绝对不会放弃。他等了那么多年,从来不曾等到想要的结果,明诚不仅是他最喜欢的阿诚哥,更是他的家人,自己如何能够坐以待毙。


面对明楼的怒喝,他挺直了背,绷紧了腿,抬手向人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男儿胆魄,军人威严,全在这严肃的一敬礼中诉尽。明楼一动不动地看着他,他也不躲闪,两人目光皆如炬燃烧对峙。然后他又放下手,用力地弯下身,朝多年敬畏的大哥深深地鞠了一躬。

 


“纵然是豺狼虎穴,可明知阿诚哥有危险却作壁上观,这不是我明台做得出的事。”



“也请大哥放心,若是遭遇不测,明台虽然不孝,但断然不会卖国求生,妨碍祖国统一大业,有辱中华民族气节!”





 
 


拆炸弹这种高危工作,其实卸掉外部的零件,剩下的无非就是核心部位的一红一蓝两根线二者择一,一边是生,另一边则是死。


时间还在飞快流逝,显示屏上的数字一跳一跳地抓紧了明台的心,他握着手里的刀,犹豫着靠近了红线,短暂的停顿过后,又移到蓝线旁边。心下的焦灼成了额上细密的冷汗,滑落到泛着冷光的刀刃,他在那反光中看到了自己苍白的脸。



可是时间不等人,纵使再有耐心,郭骑云也已忍不住出声催促。明台仍是做不下决定,便抬头去看明诚。他对上那人如墨色沉郁的双眸,那里饱含太多曾经他无法读懂的心思,深沉且决然。而现在那双眼睛全心全意地看着他,明明映出的只有自己于暗室中混沌的身影,却好似发出了坚毅的光。



明台闭了闭眼,转瞬间回忆如走马观花涌入。第一次注意到明诚有双好看到会说话的眼睛,和一直牵着他不曾放开的手;彼时年少不算厚实的肩背,靠着却异常安心满足;明诚会给他剥很多很多只虾,会给他讲很多很多故事;不厌其烦地重复一遍又一遍单词,即使已经困倦到支着胳膊也能入睡。



还有那些春日里的风筝,酷暑中的摇扇,秋风冬雪也吹不散化不掉的温暖,以及十几年来未曾在记忆里泛黄的画卷。



而此刻,那眼睛说的是:我相信你。



明台忽然就笑了。在这样再不能更明显的事实面前,这个人,到底是怎么能够强迫自己说出“你是不是觉得我喜欢你?”这种话。于是他站了起来,在惊异的目光中将那把刀交到了郭骑云手里,然后一个转身用力抱住了明诚,力量大到像是要与他嵌进身体里,血肉相融,再不分离。



惊恐一瞬放大了明诚的瞳孔,他几乎是咆哮道:“明台!你是不是疯了!”



“我不是疯了!”


明台感觉到怀里抱着的身体竭尽所能开始挣扎,他只好用更大的力气抱紧,然后几个字猝然重重砸在明诚耳旁,明台的脸就贴在他脖颈,呼吸温温热热的,他整个人都僵住了。



“我是觉得你爱我!”



突然被挑破的感情让他震惊得脑内一片空白,他张了张嘴,拼命嘶哑着声音说出话来:“明台……明台……”



他喃呢他的名字,声音却止不住颤抖:“你先放手,听话……先放开我……你不能……”



你不能陪我一起死。



然而明台丝毫不为所动,不仅固执地不肯撒手,竟还放松了身体把全部的重量都倚靠在他身上,他耳边响起这人释然的轻笑,明诚便是怕极了他这样的轻笑,那一日电话的忙音仿佛还回荡在胸腔。他还想做无谓的挣扎,但明台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无数忽明忽暗的画面像是席卷入他的脑海,又像是本就源于记忆深处喷薄而出。



“记住,吴淞口波涛如山时,那就是我来见你了。”

——萧景琰,我都要上战场了,把我的弓还给我吧。



曾经不断出现在他梦中的苍白人儿那般无奈浅笑,恍恍惚惚和明台的脸重合。



“国家至上,民族至上。”

——这一世你我皆有更重的江山社稷、家国恩仇要承担。



伴随着徘徊在耳边的铿锵八字,那人身躯单薄,却在寒风中岿然不动立于高墙,傲然放眼天下。


 

——救了卫铮,折了梅长苏,这样的买卖殿下觉得划算吗?


——明知是陷阱,是虎狼之穴,可是仍然要闯,利弊得失如此明显却仍然要去救。如此愚蠢却又如此有胆魄的人,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了。



到最后,前世和今生的记忆反反复复交错,从四肢百骸溢成一片汪洋的海。


——敢问先生,等到那位归人了吗?


他从未如此相信,如此确定,会存在“似是故人来”这种宿命。



直到明台的这句话穿越漫长的千年岁月而来,即使曾经被遗弃于无人聆听的时光罅隙之间,即使曾经被掩埋于不见天日的黄土白骨之中。在忍受过庞大的孤独与煎熬之后,也许因为太过深情,也许因为太过执著,终于成为浩瀚时间长河中的奇迹,斩开无边暗夜,带着破晓的黎明降临。



他说:



  

“阿诚哥,别怕。”

——景琰,别怕。

TBC.

下一章不上肉简直没有天理。

请不要太纠结这一章剧情的合理性><人家就是()甚喜狗血且不擅谍战

 然后有一个【【【出本意向调查】】】

①1939年汪在南京被刺杀,后逃往上海,1940年在日军扶持下正式建立伪政府。

PS这里有两个推荐和喜欢按钮,有没有突然手很痒?↘

评论(67)
热度(1006)
  1. 卷卷黄于无声处 转载了此文字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