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诚台/微靖苏】山河犹在(第十三章/HE)

低调吃肉,希望大家吃得开心。

主诚台,靖苏前世今生出没。

《山河犹在》前文走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第十三章



他的梦里有一道光。



那道光吞噬了所有声音,却一路吸引着他融进那边的世界。是冰天雪地的纯白,他想梅岭终于下雪了;是点点艳红的枝桠,他想经年唯有此梅开;是素缟白衣的丧葬,他想,我随你来了。



明诚睁开眼,是明台。




他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也不知道明台这样盯着他看了多久,本能的,他察觉到那双向来神采奕奕的双眼里有一丝不同的暗涌。




几乎是炸弹被拆掉的同时,明诚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抱着人的明台刚松了一口气,心又立马吊了起来。他不知道在他来之前,明诚受过什么样的酷刑,青青紫紫的痕迹狰狞盘踞在裸露出来的皮肤上,嘴角还残留着血丝,怕只怕内脏有所损伤。刚刚逃出地狱的明台仍旧心急如焚,却在无措时被人一把拉住,而这人,竟是苏医生。



“你们暴露了,不能再回明家,跟我走。”




明台还是没能忍住,在那一刻感到几许崩溃。背上的明诚沉沉陷入昏迷,他的掌心还在不断地冒出冷汗,手里有些不稳,抬了抬背后的人时身子也有些不稳,方才五内俱焚的焦急立马冷了下来,一阵一阵的冰凉席卷了他的心。




他盯着这人睡颜时再也感受不到任何平静,有无数的猜疑,也有无数的质问,都在他脑海里翻来覆去地折磨着每一根神经,然后明诚醒了,他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竟是:“阿诚哥,你到底是谁?”




其实明台能够接受。他花了一个整个下午,接受了一直陪伴在身边的阿诚哥要离开他去很远很远的地方,会有来信,会有电话,只是没有相见;他又花了整整两年,接受了温柔以待的阿诚哥对他并没有相同的心思,还会掏心掏肺对他好,还会予取予求宠让他,只是不能再随意靠近,也不能拥抱亲吻。




他想还要花很长很长的时间,也许能够爱上另外一个人,也许不能。五年十年,甚至更久,只是好消息是,他不必等待,也不必寻找。




而现在,在他发现了那些画中每一个细致的自己,发现了这人竟同他一样于暗中报国之后,明诚越是不答他越是愤怒。他觉得自己从未像此刻这般看不透眼前人,更不知他的阿诚哥究竟还瞒了他多少事。




怒火在脑内烧过,明台再也克制不住,他揪住明诚的衣领,整个人都压了上去,脸逼近脸,瞳孔对上瞳孔,咆哮道:“说话啊!”




“就算你有一万个理由拒绝当时的我,战火未熄,匈奴未退,你要保家卫国,你要把我推开,这些我都能明白!”




他察觉到刚醒来后的明诚看着他的眼神有些变了,以往像是细细长流的湖水,不动声色而温和包容,而如今那汪湖泊便成了更为深沉的海,蕴藏着厚重的缱绻眷恋。然而情绪一旦上来,他根本顾不了那么多,压抑了许久的悲伤与愤懑在他身体里横冲直撞。




“可是明知我也入了这个局,你,还有大哥,居然还千方百计瞒着我!我在你们眼里,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




他情绪激动,而明诚却仍恍若未闻,身下的人任由他抓着,不挣扎也不辩解,只抬了抬手,手掌贴上他的面颊。温暖的掌心慢慢抚摸过他的脸,手指轻轻地划过他的嘴唇,然后一路向上,勾了勾他的鼻尖,最后在他眼角小小地打了个圈,留恋地摩挲着右眼上那个伤疤。



“是你说的,无论如何家人是永远的!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



你知不知道我差点就失去你了。



如果他没有听话地打算给那张画买个画框,如果他只找了找书房就放弃了,如果他没有发现那个房间最深处的秘密,所有的可能性中,只有最后那个决定,能给他想要的同生共死。可是有那么多的如果,每一个让明台回忆起来,都是无尽的后怕。



“为什么……为什么不告诉我……”



那人贴着他脸颊的手渐渐把一腔怒火转变成了委屈,到最后他的声音里已经带上哭腔,也许眼睛也已经红了,但还好只是发涩,他睁大了眼却还强撑着不落下泪来。那人的另一只手抱在他的背上,紧紧地却也轻柔地顺着背脊安抚,明台怒吼出这么一段话,又固执地盯着他,明诚才终于开口,仿佛只是一声叹息:



“因为是你,正因为是你。”



明诚一直知道怎么对付他。


这个人,明知他做着险恶的工作,身陷暗夜泥沼,内心却还保留着最柔软的亲情面对家人;明知被隐瞒的不甘和难过,他得知真相后将会喷涌的愤怒和溢出的崩溃;但也明知,崩溃只会是一瞬,他能够明白何为家国天下,也能够理解何为信仰的真谛。




有轻轻的吻落了下来。吻先是落在了额头上,像长辈一样的怜惜;辗转之间,明诚又亲了亲他微微发烫的脸颊,像兄长一样的疼爱;到最后,那个吻终是紧贴着明台的嘴唇,像恋人一样的深情。



有一段一点不香艳的肉 

 


这人还在一直盯着他,用那种他似懂非懂的眼神,但满怀的爱意让他安心。因汗水打湿黏在额头的发丝被轻轻撩开,又是吻落了下来,他能感受到那吻里蕴含着无限的珍惜,明台心思滴溜溜转了转,抓住还在他脸上描摹的手指,挑开一只眼皮瞅着明诚。




“阿诚哥,现在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明诚看着他眼里的狡黠,回想起那个风雨交加夜晚里少年藏也藏不住的不安。只是相同的是,这双眼睛总是那么饱含热烈,饱含期待。



——那你……那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明台……明台。”




很多时候,为了保护而隐瞒真相,表面沉稳实为退缩,最终选择一个人面对,都只是一方自以为最好的决定。这样的人擅自撰写了本该是两个人一起创造的结局,并一厢情愿地把另一方留在原地,殊不知,被留下的人有多么沮丧。




他们挣扎,却逃不过深爱之人为他们谱好的命运;他们反抗,却没想到尚未与命运抗争便一败涂地;最后他们承认自己无能为力,接受名为保全实则放弃的事实,然后等待他们的是余生中悔不过欺骗,斩不断思念,求不得相见。




于乱世中,多少人曾如此自以为是。只不过一个借口,未曾尝试未曾努力,便不去考虑那个追逐之人将会经受多大的煎熬,亦或以为,跟得而复失的磨难比起来,当下的痛苦不过片刻能烟消云散。而在经历过巨大的缺失之后,在体会过无尽的孤独之后,明诚如何能再一次退缩不前,让心爱之人承受那样的遗憾。




既然明台如此义无反顾地来到他面前,那么所谓迷惘,他会尽数驱散,所谓阻挠,他会尽数击溃。



“我爱了你一辈子。”




所谓乱世,愿与君同行,此生无憾。 

TBC.


是两个一辈子。

第六章里一个梗:于是明诚低下头,然而犹豫的瞬间,那个吻却终是落在了额头上,像长辈一样的怜惜;辗转之间,他又亲了亲微微发烫的脸颊,像兄长一样的疼爱。

之所以拆完炸弹就想上肉,是因为想写一个混着恐惧、后怕、失而复得的喜悦、坚定的决心 和此生无憾信念的肉,可惜我的肉不香不好吃()依然请楼下排队表白ヾ(^▽^ヾ)

 然后有一个【【【出本意向调查】】】

PS这里有两个推荐和喜欢按钮,有没有突然手很痒?↘

评论(69)
热度(843)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