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蔺苏】咫尺(完)

警告:OOCOOCOOC


一篇甜甜的异地恋。

很久之前和 @鹿林白 太太交换新年礼物的时候答应的 收了很可爱的明信片><


《咫尺》



梅长苏出现在余光中时,蔺晨握着酒杯的手滞了一滞。


那人显而易见地狼狈。他一只手搭在回廊的支柱上,脑袋微倾,几乎要贴了上去;另一只手捂在胸口,略显急促的呼吸衬得双颊微红。蔺晨侧首,可以想象对方在桌椅门框的支撑和磕绊下,从屋内挣扎着走出来的样子。



他眯了眯眼,看着不远处的人出了一头虚汗,额前尚未修剪的碎发乱糟糟地粘上了皮肤。蔺晨站起身,像往常一样挑起一个微笑,稍显轻浮地张开手臂便要迎上前去。然而他刚刚迈出半步,便直直对上了梅长苏那一抬眸。


“蔺晨,”梅长苏无甚波动的声音不大,但清晰地传到了他的耳里“你别过来。”


他的脸笼罩在屋檐的阴影下,只有那双眼里点燃了光芒。那一刻他像一堵顽固得密不透风的石墙,也像一杆坚毅得顶天立地的长枪。


这一瞬,蔺晨开始发现梅长苏是一个不战则死的勇士。


他收起手,静静地站在原地:“好,我等你。”         



梅长苏的屋门正对着几排桃树,天气回暖之际终于粉红开满枝桠。蔺晨总的来说是个日子过得诗情画意的人,早在那人上琅琊山前,就找了个好地儿摆上石桌石椅。他往那一坐,夜色撩人,即可赏落英缤纷,又可遥望明月,好不惬意。

 

但今晚他却没了兴致,那飘飘柳絮好像抚过他心底,说不上来有什么烦闷,只觉得痒得不自在。他瞥了一眼仍旧灯光的那处,端着酒杯悠悠踱了过去。



梅长苏也不过是照旧在写字,谨慎的人总是需要等待,他在漫长的等待里总是耗尽又磨炼了耐心。然而蔺晨刚在手旁放下酒杯,准备跟以往一样叨扰友人陪他喝酒,就听到梅长苏问道:


“方才在想什么?” 


“嗯?”他漫不经心地从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回问。


“往常这一路你走个十几步就到了,可是方才少说磨蹭了几十步。”此间还连叹了三口气。



他愣了一愣,视线紧盯着梅长苏被烛火映得明亮的侧脸。这人恍若未觉般未曾停笔,眼皮微垂,睫毛在光照中投下一片阴影,但眉目之间还是淡淡的,说话的语气那么笃定且自然。


也只是愣了片刻,蔺晨便回过神,眼睛也亮了一亮,暖暖烛光中只见眼前人:“你。”



这回是梅长苏执笔的手顿住了,因为被人从外侧包围进了掌心。蔺晨倾身靠了过去,他一向更随心所欲,一生通透潇洒,这会儿连声音里都带上欢喜和笑意:


“那你刚刚,又在想什么?”



听着浩浩荡荡的马蹄声,梅长苏正在想他与蔺晨需要一个和解。


他还记得之前那场争吵的结束,蔺晨转身的背影如同一座山向他倒来。而此时此刻,对方始终跟在他的身后,他能感受到那复杂的目光,侧首去看时那人却移开了视线。他心中有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等到反应过来,已经不自觉减缓了前行速度,渐渐与蔺晨并肩。



“上马。”事已至此,梅长苏干脆抛了脸面开口。心中懊恼之际蔺晨早已翻身上马,那人从背后握住了他拉着缰绳的手,将他整个人环在怀中,他可以肯定听见的那声轻笑不是错觉。


途径梅岭的时候,梅长苏眼前慢慢浮现出第一次见蔺晨的情景。


那时他躺在冰天雪地里,呼啸的冬风夹杂着细碎的冰刃,血污蒙了眼睛,只能模糊地辨认出一身白衣。那人并未绾起的黑发被吹得有些凌乱,反而显出几分悠然,强风拉扯着衣摆向后飘扬,却更衬得步伐坚定。


 


梅长苏突然转头吻了上去。

他无法拒绝一个迎着风雪向他走来的人。



那时还是早晨,旭日东升烧红了天际,给广阔的山峦披上一层磅礴的金光。两旁的桃树纷纷扬扬落了一地,铺成一条曲折蜿蜒的路。蔺晨的目光始终被他所吸引,梅长苏的身影格外耀眼,如同一柄利刃破开一片桃红柳绿闯进他的视线。



他第一次见到真正的梅长苏,便仿佛天地间只看见了他一人。



蔺晨承认自己等得有些急切了,因此那人真的走到面前时,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抓紧了他的手,将近拥抱住了对方。那时他还不曾存了别的心思,两只手只是普普通通地握在一起,并未十指相扣勾出什么旖旎。


然而牵手这样再平凡不过的事情,却让他因为无比契合生出前所未有的愉悦。如同在荒漠中行走了太久的人遇见一场甘霖,如同陡峭高峰之上的一棵孤树等来一只飞鸟,如同梅长苏不是他的世界,却也是他的世界。



他抓住的不仅仅是一只手,而是在虚无缥缈的尘世中抓住了重心。



蔺晨抬手擦了擦梅长苏额前的汗,手指轻轻触碰着撩开那些黏在额头的头发。他笑眯眯地意图亲亲眼前的人,于是倾身向前——

 


噗通。


他从石凳上摔了下来,连带着扬起几瓣落花。尚未从睡梦中转回几分清醒,睁眼只见寒月高悬,月光冷冷地照着垂在胸前的白发。他就这么躺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然后举起手在眼前晃了晃。

 

慢慢落下的手搭在一旁的石碑上,蔺晨看着自己干枯手背上的褶皱,轻轻笑了起来。


我等你等得都老了。

他想。

FIN.

糖:他想自然的也是你。

感受一下我昨天和今天受到了多少伤害 才不是故意挑在情人节发呢(。

评论(27)
热度(209)
  1. 晓早儿于无声处 转载了此文字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