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蔺苏】非命(完)

警告:黑鸽黑鸽黑鸽,oocooc真的ooc。

被 @一壶茅台 的黑鸽图帅哭,于是有了这篇。


《非命》



 他的动作很慢,拇指与食指捏住汤匙,送到半路,无力的指头发虚抖了抖,匙中半凉的汤药立刻洒了出来,在纯白的衣襟上留下褐色的污渍。梅长苏顿了一下,干脆曲起五指几乎握在一处。


然而越是克制颤动越是明显,到最后连带着手掌小臂也不停颤抖,小幅度摇晃出的汤药打湿了被褥。


他状似平静地闭了闭眼,而下一秒陡然间用力甩开了手中的瓷碗。听得哐啷几声响,剩药狰狞一地,梅长苏自以为下了死力气,但那瓷碗在地上兜了两圈,稳稳立住分毫未损。


于是他终于狠狠闭上了眼,如弓拉弦般在喉咙里扯出断断续续的低哑干笑。


蔺晨听到动静过来瞅了瞅,转身离开不过半晌又端了一碗进屋。他好似全然不曾看见这人蒙灰面色,自顾自舀了勺送过去。


蔺晨没能拿汤匙撬开那紧闭着的嘴唇,索性伸手钳住那人下颚,猛一用劲,那点汤汤水水尽数灌下。


他觉得有趣:“你以为自己现在是谁?”


然而蔺晨笑意还没到眼底,梅长苏将残余的药渣喷他一脸,这才呛得深深咳响。他一边咳嗽一边僵着脖颈凶恶地瞪住他,太阳穴两侧青筋暴现。


蔺晨嗤笑一声,讥讽道:“林殊?”


他全然不顾那人周遭愈发低沉的气压,俯下脸向对方逼近。他挑起嘴角,黏在额上的刘海勾勒几分湿漉漉的邪性。而梅长苏只觉蓦然对上蔺晨放大的瞳孔,其中一丝血光骤然晕开。


“别让我瞧不起你。”


扑面而来的狂狷之气霎时击破他的屏障,千里冰封一朝坼裂。



孤月高悬,白光清冷,唯有浓重的夜色挑动几缕危感。


蔺晨手中的剑划拉了一路,剑身上染着的血伴着脚步声滴答滴答宛如咒语。他推开房门,拽着拖了一路的男子的头发丢到梅长苏跟前,然后拿剑指了指地上的人,随手往木板上一插,干脆利落。


他话里噙着几许嘲弄:“死活有话只跟你说。”


瘫倒的男子被摔得抽搐几下,嘴唇蠕动,很小声地不知在念叨什么。梅长苏往前跨了一步,微俯下身侧耳,那人有了动作,手肘撑着地面支起一点身体,慢慢地抬起了头。


“去死吧!”


冷光一瞬刺痛了蔺晨的眼睛,幸而身体反应动作更为快速。他一个翻身上前,一只手揽过梅长苏疾速向后退去,另一只手折扇倏忽迸发,锋芒毕现的利刃扬起血花飞溅。嘴里还叼着刀片的头颅顷刻砸落在地面,最后骨碌碌滚到他脚边。


蔺晨踩住那个脑袋,一时间静悄悄的,只有空气中翻飞的墨色衣摆撕开一道劲风,震得黑发纷扬,暴戾几乎碾压过每一个角落。他看了看怀中人仍旧皱着眉面如纸色,缓缓靠近对方耳旁舐去血痕,舌头安抚性地绕着圈舔了舔伤口。


然后他居高临下地斜睨了一眼脚下,周身爆裂的寒意亮出那双猩红的眼睛,冷冷道:


“他死不死,只由我说了算。”




让梅长苏从文书里抬起头的,是门外一声颇为清脆的破碎声。


他走出屋,果不其然瞧见那人横卧在门前的树干上,一袭黑衣,似乎是醉了没了力气,酒瓶摔在地上,手软软地垂下,指尖还沾着酒水泛出点点晶亮。


此时梅长苏方任盟主不久,江左盟上下尚未与蔺晨打过照面,而自琅琊山争执一别,二人竟真如恩断义绝般不曾来往。他示意围着的众人无事散去,自己走到树下凝视了片刻那张面孔,觉得与记忆中无甚差别,又好似总有些他未能及时发现的不同。


然后他伸出手去碰那垂在眼前的手指,只是在接触到的那一刻,立马被人握住包在掌心。



蔺晨半滑半摔地从树上翻了下来,顺势抱住对方背脊将头搁在肩膀上。酒气侵鼻难耐,梅长苏心中尚未放过他,语气便也不怎好:


“怎么你又来了?”


蔺晨不答话,醉意只在面上,心底到底有几分清明。这又让他想起自己上次与这人争论时过于决绝的反驳。他静了一会儿,渐渐松开怀抱,视线在眼前人脸上仔细地逡巡。


他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可能是刹那,也可能已经过了一生。


然后他终于忍不住抚上他的脸。手指勾过略微上扬的眉尾,细细摩挲右眼皮上不平的疤痕,描到高挺的鼻梁时甚至亲昵地捏了捏鼻尖。再往下是薄薄的唇,常年包裹地密不透风的脖颈。


手指撩开衣领的时候,蔺晨已经不受控制地吻上了那凸起的喉结。他又舔又咬,那一块皮肤迅速红了起来,耳边响起梅长苏含糊又隐忍的呻吟。这显然又刺激到了他,细碎的吻纷纷落了下来,额头、眼皮、脸颊,时轻时重,若有若无。


舌头从耳蜗一路沿着颈侧流连,绕过纤细的锁骨又向上经过方才灼热的那块皮肤,最后一口重重咬在对方唇上。


他扒开对方的衣襟敞开胸膛,将耳朵贴在左边,听着那胸腔内的跳动喃喃:


“你的命是我的。”



梅长苏怔了一怔,这人已经抬起头来看他。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蔺晨,那血色双眸透露着侵略与霸占,又蕴含着信任与坚毅,如同矛盾的完美融合,又高傲又珍惜,又冷漠又真挚。而他在耳边低低的话语像一阵清风流云将他带往极乐世界。


他说:“我来陪你下地狱。”


FIN.

满脑子黑鸽 魂牵梦绕

评论(28)
热度(382)
  1. 晓早儿于无声处 转载了此文字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