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漫长的告别

小记:
与雕雕谈到蔺晨一共喊过两次小殊,做阅读理解,当时蔺晨所面对的多是林殊旧部,在他们眼里梅长苏才是一个终将会过去的角色,林殊永远是他们的少年将军,他一定会回来,或者从未离开过。


此外,蔺晨内心对林殊是肯定的,如果不承认一个人的过去,是无法承诺将来的。而他之所以一次又一次强调“梅长苏”,是因为梅长苏有相当的自我认同缺失,虽不至自怨自艾的地步,但是每当做出不得已选择时难免对自己生厌。


蔺晨肯定他,他一直肯定他。
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迎来终结的将来。


那段令人心碎的争执,他们彼此都知道结果,正如我达达姐姐说的一样,那只是蔺晨情感上最后的挣扎。
我以为,蔺晨完全理解梅长苏的选择,他也打从心底明白自己留不下对方,相比起结果,他只是需要挽留他,不必真的强留他。


说起来可能矫情,但是“随便吧。”这里的瞬息绝望,不可能让他什么都不做。


而他们的故事之所以令人心碎,正因这个瞬息,犹如贫穷者的慷慨,精明者的自伤,多情者的忠贞,越不易越动人。


我曾经在《如你所愿》写:“一瞬间,蔺晨突然承认自己的确有一部分陷进一隅围困,在这一部分里,梅长苏是他的朝堂与江湖,是他的黑暗与光明,是他的前尘与来世,是他的千军万马与茕茕孑立。他无法舍弃这一部分,也无法带离这一部分。”
“古往今来多少对风光霁月、放浪形骸者的心驰神往,也不过是迷恋其臣服于世俗情感这一瞬的醉生梦死。”
也是如此。


于是脑补,天人永别之际,蔺晨与梅长苏可能“却话巴山夜雨时”,也可能再叹“人生若只如初见”。
天上人间以后,也许有“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也许有“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也许有“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


这是一场漫长的告别,从梅长苏离开以后,正因他从未离开。
但最后,我相信无论回忆也好,余生也好,曾经高山流水总是给他们快乐更多。


“你知道,故事的结尾并不重要,生活唯一确保我们的就是死亡。 所以不要让那结尾,夺走了故事本身的光芒。”——《漫长的告别》

评论(5)
热度(85)
  1. 晓早儿于无声处 转载了此文字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