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永远的少年


有个想法想仔细拿出来说一说——让蔺晨终于无法自拔的反倒是梅长苏最后的决定。


我以为,在他心中也许可用“面貌如玉,肝肠如铁,心地光明如雪”来形容梅长苏。时如逝水,而这样的人亘古不变,世人常常伤感的不堪与隐晦都对其无可奈何。


其实蔺晨心中的梅长苏,在面对那个场景时,正会做出这样的自我牺牲。


但是人生是理智、情感和欲念做出的综合选择,蔺晨免不了要和对方有一番争执。他的情感不断教唆着不要放弃,可是他明白正如对方所说,这不是放弃,这是选择。


于是最后梅长苏歇斯底里:“十三年过去了,可我还是赤焰军的少帅林殊,我要回去,回到赤焰军当年的战场。我要回去,那才是属于我的地方!”


这一刻空前的掷地有声、坚定决绝。就是这一刻,他无比确定自己对梅长苏的认同从未让他失望;就是这样的决绝,他无比确信让自己的情感最终落于俗套的梅长苏,是真正的,永远的少年。


正因为梅长苏选择离去,才让他终于无法自拔——不放下,也不苛求放下。


再看此时蔺晨做出的选择:“长苏啊,我答应过你要陪你走到最后一日。你虽失信,我却不能食言。”


我敢断言,这一刻之于梅长苏,正如那一刻之于蔺晨。


正因为蔺晨选择陪伴,才让他终于无法自拔——放下了,却也一直牵挂。
他们真的太懂彼此。


究其终极,蔺晨与梅长苏之高山流水生死相托,正是彼此这一刻的因和果,纯粹和斑驳,执迷不悟与笃定释然,人生的最绚烂与不过平常。


其实在《夜雨寄北》想融合在文章表达出这个思想,奈何笔力不足,今天忍不住单拎出来讲一讲。


最后用一段我初读认为很适合梅长苏,再细细想也很适合蔺晨的话结尾:

“自我牺牲是压倒一切的情感,没有一种酒这样令人陶醉,没有一种爱这样摧毁人,没有一种恶使人这样抵御不了。”——毛姆《刀锋》

FT:我真的好想矫情QAQ不要拦我,我要说了:“你知道我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再也不能更爱你?从我确信你最终一定会离开我的那一刻。”

伟大的诗人阿米亥就比我好了:“生命被称之为生命,正如西风被称之为西风,虽然它吹往东方。”

 东方日出,向死而生。

评论(10)
热度(156)
  1. 晓早儿于无声处 转载了此文字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