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诚台/微靖苏】山河犹在(第八章/HE)

主诚台,靖苏前世今生出没。

《山河犹在》 前文走→ 01 02 03 04 05 06 07


剧情开始推动感情线了,从这章开始会和电视剧有不同发展。



第八章



飞机刚刚落地,完全不同巴黎的肃杀气氛就侵袭而来。




去年①那场战争太过惨烈,车开过的一路皆是荒凉之地。上海周边没有山和丘陵,有的只是稻田、港汊和小河。而战火烧毁了大部分田地,春季已至,本该是绿苗盈盈的景象,如今却灰败且贫瘠。



回到这个曾经的战场,明台那点伤感又自艾的小情绪慢慢就转为沉重的压抑。彼时中国军队在充满积水的战壕里忍受着日军的炮火,泥水飞溅,步履难行,头顶弹片横飞,碎肉残肢遍野。前沿阵地似人间炼狱,一寸山河便一寸血。



但慢慢靠近上海市中心租界,又是另一番天地。街头巷尾堆积着沙包以及铁丝网构筑防御,仍有几个外国水兵持枪守卫,那块写着“华军禁止入内”的木牌竟还挂在那里。战役发生时他被明镜派人牢牢看住了,只能在市区范围内活动。



那段时间,只偶尔能听见几声枪炮巨响,市区内茶楼酒馆生意兴隆,娱乐场所锣鼓喧天。若不是机场远在郊区,他没有见到那些光秃秃的灰土,根本难以想象当时市外不过几十公里远处炮声震天,杀意横行的情况。



到家的时候,明镜正站在门口张望,一看到车来了,等不及就匆匆小跑了几步过来。


明台坐在车里深呼吸了一回,把自己从沉思中拉出,又压了压心头的失意,然后换上明媚的笑容一下子扑过去抱住了大姐。明镜给他扑得向后退了一步,抬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嘴里说着你还知道回来,手上却是回抱住了人。


“怎么突然就舍得回来了,你不是说还要多呆几天的呀?”


明台笑笑,心底终是苦涩蔓延,却只耍贫嘴回道:“这不是想你了嘛。”


明镜拉着他往屋里走,没几步就发现他走路姿势怪异。撩开裤腿一看,之前被磕到的脚踝已经肿了起来,她一下就心疼了:“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哪里弄成这个样子,伤到了也不说!”


“行李太重,回来的时候不小心就磕到了。”



明镜一下拉过他手里的箱子,另一只手紧紧搀着他进了屋。她一边吩咐阿香去拿医药箱,一边赶紧让明台坐下,在给他上药的时候还念念叨叨着“阿诚也真是的,这么大个箱子也不知道帮你拎”。明台一路上都还沉浸在悲伤情绪中,伤口的疼痛竟也未曾察觉,此刻在明镜关怀又疼惜的轻柔动作中,才又难以抑制地红了眼眶。



过了片刻,电话叮铃铃响了。



“大姐,明台到家了吗?”



明镜接起电话噼里啪啦就是一通数落:“刚到没多久。阿诚啊,我说你怎么也不帮帮明台,他脚都给那箱子磕青了,肿起来有那么大一个包。我说你和明楼都是怎么照顾他的呀!”




明台看见明镜也不顾电话那边的人看不见,两只手指比划了一下,甚是气恼。




电话那头传来明诚低沉磁性的道歉,那么平静温和,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仿佛明台最后的仓皇逃亡只是一场梦。也许那真的是梦,阿诚哥还是那个顺着他宠着他的阿诚哥,他也依旧是那个殷切地盼着他回来的小少爷。



可是胸口的疼痛不容忽视地提醒着他,破碎了的尚未痊愈,无法面对的不仅是现在,还有过往。



明镜又责问了几句,转眼看到那个身影独自扶着台阶旁的扶手就准备上楼,一瘸一拐的,竟生出几分落寞。她急急喊道:“明台,明台,你别乱动,小心点!”



明台不答,她便匆匆搁了电话追上去:“哎,你不跟你阿诚哥讲电话啦?”



明诚一直屏住呼吸小心听着对面的动静,到最后,只剩“滴——”一声忙音包围了他。



 






他们都发现明台有些变了,但又说不上来具体哪里变了。



他还是那样爱玩爱闹,撒起娇来没皮没脸的,明镜想着男生到了这个年纪总有些精力过剩,被明台缠了几次也就答应了他要学格斗的要求。格斗学起来辛苦,练习的过程中难免磕磕碰碰,明镜给他上药的时候他也总是疼得龇牙咧嘴,但没想到竟不像以往一样没了兴趣就半途而废,真的扎扎实实地赶去上每一堂课。



但是明台不再像以前一样盼着守着电话铃响,也不再嚷嚷着要跟明诚讲话了。相反的,有时候明楼让他接电话叮嘱几句学业,他也总是说不上两句就不耐烦地挂了,好像生怕面对接下来的问题。明镜悄悄问过明楼是不是在巴黎发生了什么,但那人只说兴许小孩子脾气,不要理。



除此之外,空余的时间他也更爱发呆了。同学们发现向来风风火火的小少爷突然安静了不少,经常能看到这人独自望着窗外,视线没有焦点,但一看就是很久。有几个平时对明台有好感的女生大着胆子问过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明台却又马上嬉皮笑脸地逗她们:“就是在想你啊。”



几句玩笑,几回失落。心尚不知何处,哪来什么心事。



酷暑过后,凉风寥寥。表面无波的租界突然几声枪响打破了平静,原是留守在租借内的五二四团一营为了纪念自己的部队出征抗日一周年,官兵举行了升旗仪式②。仪式进行中,数百英、意和白俄军人冲了进去,不由分说就开枪扫射,四名中国士兵当场于国旗下毙命,十一人负伤。



这件事在学校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欺人太甚!”“此举实在仁义尽失!”

“当我泱泱大国无人可战!”



都是热血男儿,一群学生浩浩荡荡地就拉起了横幅,喊着口号游行到领事馆门口抗议。




明台也在人群中跟那些拿着枪的士兵推搡着,人群密集,他被踩了好几脚,但心中的那团火却越燃越烈。有几个女生比较柔弱,踉跄着被挤倒了,他也不顾自己就去拉人,最后大家身上都青青紫紫的带着伤,校服白衬衫上全是沙土。




被明镜拎回家的时候,已是深夜。他的额头不知被谁扔的石子砸伤了,血迹已干,凝固成狰狞的暗红色,明镜气得眼睛都红了,刚到大厅手一指就让他跪下。跪下的时候他才发现膝盖上也有伤,忍了一忍没有出声,面上却仍是疼得咧嘴。


“说,你错哪了!”


“我没有错!”


“你!”明镜一抬手,他吓得缩了一缩脖子,却没有半点闪躲的意思。


那个巴掌终是没有落下,明台抬眼瞄了瞄大姐生气里带着心疼的脸色,正声说道:“大姐,这件事我是冲动了,但我没有做错。保家卫国,是每个中国人的责任!我们必须要让他们知道,中国人不是一群绵羊!”




“去年上海战争,您把明家的矿业迁到外地去的时候③,不也告诉我只有意志坚强,才能生生不息。我们的抗争,也正是为了中华民族永存于世!”



明台越说越大声,一身的狼狈也掩盖不住双眼里迸发的光芒。



整个屋内有好一会儿都是寂静的,只有他的声音回荡在胸膛。这下子明镜那双红了的眼睛真的泛着水光,心中半是感慨半是欣慰,但明台一直是她的心头肉,她强压住眼泪将跪在面前的人扶起,紧握着他的手说:“报国有很多种方式,前线的士兵浴血奋战是报国,后方的支援施救也是报国。你有这份心,姐姐很欣慰,但姐姐希望你能安稳的活着,好好读书,学成之后一样能为国家做贡献,好吗?”




明台想要反驳,但低头对上明镜湿润的双眼,那里有深沉的爱和太多的不忍,他终是点了点头。



又一次坐上飞机,目的地却是香港。明镜本来数落了他几句明楼明诚都在法国,去了也好有个照应,之前还三天两头想跑过去,现在却非要一个人到香港。他一边带着笑安抚着其实不舍的明镜,一边保证自己会好好学习不让她担心。



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那片他成长的土地时,心中也告诉自己,文化不死,民族永存。










然而明台走后不几天,明楼和明诚也回到了上海。





这一日明台给家里来了电话,明镜火急火燎地从楼上跑下来,她抱着话筒接连责怪了好几句到了之后这么久才报平安,又是一些听惯了的嘱咐后,她也有些困惑地对明诚说明台指名要跟他讲。明诚心中一窒,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但却花了全身的力气克制着才用平稳的步伐走了过去。



“阿诚哥,你有没有想我?”




他张了张嘴想要将心中的思念倾泻而出,但喉咙却干涩地说不出话。紧接着那个日思夜想的声音又在他耳边轻笑:



“上次一别,不知何日再见。你要是想我的话,记住,吴淞口波涛如山时,那就是我来见你了。”④

TBC.

他不让你发现,不代表他还没有长大。

每天微博首页都没有诚台,心好累,肚好饿(눈‸눈)

①指1937年底中日淞沪会战。

②1938年留守租界的一营士兵被无故枪杀。

③上海原是商业中心,淞沪战争爆发后,为保存国家实力,无数中国人在弹雨下,将每台机器每个螺丝钉拆下,承载着这个国家最后的精血,缓慢又异常顽强地向中国腹地而去。

④引用淞沪会战中十四师师参谋长郭汝瑰给师长的遗嘱,原句是“他日抗战胜利,你作为名将,乘舰过吴淞口时,如有波涛如山,那就是我来见你了。”

PS这里有两个推荐和喜欢按钮,是不是手突然很痒?↘ 

评论(80)
热度(1043)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