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诚台/微靖苏】山河犹在(第十一章/HE)

主诚台,靖苏前世今生出没。

《山河犹在》前文走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我,大写的狗血爱好者。

第十一章


人生有大半烦恼都是自己强求,求来的大半又不过一场空。



明台想通了以后,便轻松了许多。不再一味回避也不再非要不可,明诚和他的相处几乎是回到了从前。出门的时候,他会闹哄哄冲上去缠着明诚带他一起去海军俱乐部,若是不答应,嘴角一压嘴唇一嘟,撒起娇来仍旧是没羞没躁的。再要任性起来,拦着要去工作的明诚就让人熨衣服,抓着胳膊就把东西往人手里一塞。




但发生过的不可能全然泯灭,几乎也只是几乎。他能察觉到自己兴冲冲差点撞上去时,那人僵硬的脸色和小幅的躲闪;也能察觉到自己突然抓住的胳膊有一瞬的绷紧,过于靠近的距离让那人整个身体都不自在。说一点也不难过的话,连他自己也不会相信。只是当一个人连结果也不再在意,那么这点难过悄然就能藏住。



就连被明镜逼着去相亲这种事,他也会戏谑地朝明诚投去求救的眼神。那种饱含深情,又显然调侃的眼神,竟让他心底生出几分潇洒。那里面有太多话,“我是真的很喜欢你”、“估计这辈子是要非你不可了”、“还有点良心就快帮我说话啊阿诚哥”,他也坦然把心思全显露给明诚。




真正放下的人不会刻意去思量自己是否放下,而无论是在承受多么巨大的煎熬时,都能保持平静。

明台乐得轻松,不求圆满也不求斩断,便意味着不必再寻找,也不必再执着。



 





没有任务的时候他都闲在家里,而明诚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授课,两人只有晚饭间能碰一面。有一晚明诚在饭桌上提到最近在新作一张画,等全部画好了再送给明镜,家中其实有好几副挂着的都是出自他之手,明台对画没有研究,却也觉得好看。


于是过了几日,明镜突然就想起来这张画了。


“明台啊,你去给阿诚那张画挑个画框,裱起来挂在客厅里。”

“我不去。”


 


“你在家又没什么事,干嘛不去呀。”

“就是不去。”



结果还是去了。



明台在书房里看了看并没有发现那张画,琢磨着难道拿回他自己房里去了?在房门前的时候他犹豫了下,还是私自开了门。明诚的房间和他本人风格很像,正中间一张床,床边的矮柜上摆放着两本书和一盏台灯,晾衣架上还挂着那件藏青色大衣,许是离开得太匆忙了没来得及穿走。



他已经很久没有进过这间房了。



还小的时候,明台有一半的夜晚都是在这间屋子入睡的。他让阿诚哥讲故事,听着听着就抱着人家脖子睡着了,那会儿明诚的睡衣哪件没沾过他的口水;他要阿诚哥给他温习功课,到了睡点打着哈欠偷偷睁开一只眼瞄人家,于是明诚摸摸他的脑袋就抱人上了床。





甚至后来明诚离开的那段时间,他也喜欢溜到这房间里来。空荡荡的房间并不能填补相隔千山万水的相思,但那些遥远的岁月仿佛未曾离开,一转身就能感受到那人手指穿过发丝时的温柔。他一个人呆在房里倒也不做什么,只是偏偏午后阳光正好,暖洋洋的惹人入梦。



梦里只是肩并肩几厘米的距离,却也的确是无法触碰的距离。



当他不再强求相同的回应,所有细致入微的回忆竟这般温暖。明台笑了笑,压下甜中溢出来的一丝苦涩,观察了下那张画可能放的位置。房间简洁,窗户对面是衣柜,他看了看下面柜门拉开全是衣物,但上面还有一排开门,伸手能够到但看不太清楚。



明台又犹豫了一下,最后没敢直接踩上床去拉,还是挪了窗户边的软椅过来。窗帘还拉着,屋内光线昏暗,外面两个柜子里放了几个被袋,都是些杂物,他再把椅子往里挪了挪,去看最里面的柜子。一打开柜门,最先入眼的是一个约莫两公分长宽高大小的盒子,盒子上了锁,他没忍住拿出来瞧了瞧,还带着密码。




他一眼就认出,那是他在军校学过的特殊破译密码,心立即吊了起来。这会儿他赶忙再去看那个柜子,倒是真有几幅画,然而当他随手掏出一张看到画的内容时,满脸都是错愕。不可置信的情绪一阵一阵淹没了先前神经吊起的紧张,他的大脑仿佛停止了运转,整个身体都僵硬了。明台此时手心都开始出汗了,不可置信之后的异样感觉揭露出端倪,他接着去翻剩下的画,手指克制不住地轻微颤抖,看着看着,心中漾开的波澜终于汹涌。

 





那是被他毁掉的全家福,幼稚的线条硬生生插在画面中间,固执地想要拉住画中小男孩的手。




他还记得当时明诚恶狠狠地眼神,毫不掩饰厌恶,那之后,那个小哥哥便开始疏远他。




有一张只是简单的素描,看得出来手法生涩,画的是小男孩安静的睡颜,脸颊那几笔显得格外肉嘟嘟。




左下角上书:我相信的光。




还有一张是十五六的少年,红着眼睛模样倔强,头发上却很滑稽地都是泡沫,湿漉漉地顺着额角流下。




他想起那个紧紧的拥抱和耳边无奈的叹息:“听话,不要哭。”




然后是浓郁夜色里绚烂的烟火,有人背向璀璨星河,颈间鲜蓝的围巾向后飞扬,仿佛带着光和热一步步朝着画面走来。





那曾经交握的手似乎还残留着温度,再一次点燃了跳动的心。





最后的最后,是大片的光影交错,坐在窗边的人散发着光芒,眼角眉梢都是超然笑意,清透得几乎要消失不见。




“若有来生。”






这些画的主角显然是同一个人:明台。


全是明台。 

TBC.

接下来又是剧情+感情+前世今生三条线一起上,感觉自己可能会精尽人亡QAQ

不过下一章也会放整篇文最烈的炸弹><

 然后有一个【【【出本意向调查】】】

PS这里有两个推荐和喜欢按钮,有没有突然手很痒?

评论(54)
热度(813)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