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山我独行,不必远送了。

【蔺苏】少年赴少年

试阅(二)


蔺晨其实伤得不重,但是美人当前,他也乐得闲躺在床。

 

身上那套战甲他不了解得很,系绳绕来绕去,又重又不方便,若不是梅长苏亲自给他穿上,他才懒得背着这身负担。铠甲卸下来的时候扯到了伤口,他闷哼了一声示意弄疼了,身后人果然又放轻了动作。

 

痛归痛,心里却叹了一声这把火放得值。

 

梅长苏见眼前人的里衣后背已经被血水浸透,低声说了句忍着点,手下极快将那血衣撕成两半。蔺晨哪里见过这人这般生猛,居然不呼痛反笑,肩膀一颤一颤抖动,背上的伤口又有裂开的趋势。

 

梅长苏心中有一把无名火,可心知若非蔺晨即时赶到,一招声东击西引了敌军注意,中了埋伏的他们恐怕凶多吉少。他现下对这人是即恨得牙痒痒,又心疼得无奈,这么想着,手指竟不敢去碰他狰狞的伤口了。

 

蔺晨似是读懂了他的停顿,轻声问:“知道这一刀砍下来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吗?”

 

“在想什么?”

那伤口血肉外翻,足有一指节深。看伤痕像是从上往下直劈,蔺晨侧身一躲,仍是从右往左,自右臂划过肩胛骨,拉开长长一条血痕,看着很是瘆人。

“在想我们泡汤的计划。”

 

蔺晨转过头,含笑的眼眸里满是深情,专注地看着梅长苏:“便是到了这种时候,我居然还可以去想你。”

 

“不知道梅将军打完这场后,愿不愿意跟我走?”

梅长苏素来淡定的人,却被那勾人的眼神盯得发烫。他勉强稳住心神给手下伤口上药,缠绕纱布时却时不时掠过对方的胸膛,根本欲壑难平。

 

“明日出征,你留守城内。”

他低下头去迎了蔺晨的吻,不去计较对方嘴边那抹笑容,喘息声中漏出几句低语。

“等大军凯旋,你爱去哪我们便去哪。”

 

“好,那我便等你回来。”

蔺晨虽应和着,却又隐隐觉得事情发展似乎过于轻易了。

 

*******

 

大军出征已有七日。

 

明月高悬,透过雕花窗柩飘进来的月光让视线变得朦朦胧胧。蔺晨往口中倾倒下又一壶酒时,晶莹的水珠因为虚晃的手腕偏移了几分,酒水便流向下颚,沿着脖颈的弧线一路淌过喉结与锁骨。

 

他也不在意,松了松被濡湿的前襟,半敞着胸膛侧倚在榻上。

 

蔺晨吊住酒壶的手指带着它转了几圈,眼见要脱手的时候被人摸索着拿走了酒壶。他勾着嘴角笑了笑,好个凉风有信,秋月无边,思佳人之心好比度日如年。他想自己一定是醉了,好在醉人的是好酒,连做的梦里那人的手指都带着一如既往熟悉的凉意。

 

他半阖着眼斜斜地去看,梅长苏脑袋上还缠着厚厚的纱布,收了他的酒后挪了几步过来。对方似乎像是想拍拍他的肩膀,然而估摸不准方向的手只能落在脸颊上按了按,当即弹开。

 

蔺晨心想:哟,梦到的还是当初目不能视口不能言,任他摆布的那会儿?

 

然后那个白色的脑袋对他缓慢地摇了摇,发出窸窸窣窣一阵摩擦声响。他对着这人的迟缓极为不厚道地笑了,大手一挥,没轻没重地在人后脑勺拍了两下,梅长苏顿时大为火光。他愤愤想着就让这个醉鬼明早头痛去罢!然而现下武力大减,他咬牙忍了忍,只好起身便欲离开。

 

哪知蔺晨个没脸皮一把扑上前就抱住了他的双腿,甚至干脆攀着他的腰腹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梅长苏只觉额头青筋隐隐抽痛,几乎就要爆发。但紧接着他突然脚下一空,闻得两声踏檐,人就已经到了屋顶上。

 

蔺晨揽着梅长苏像一双云一样飘飘然浮向了高处。

 

人间秋日金风玉露,飒爽的风清凉而澹荡,桂花香柔柔地淌在环绕的流域中,撩过青丝,蹭过面颊,在鼻尖开出蓬蓬骨朵。夜里静悄悄的,未缓过神来的梅长苏还保持着面对他的姿势,似乎有些僵住。

 

他可真想看看现在这人的表情。那层层覆盖的绷带之下是怎样一双眼睛,烧着多少恼火透露几分惊讶,就像现在这样,一瞬不动地看着他。于是蔺晨笑了,声音温柔得像坠入凡间即化的云朵:“你喜欢月亮吗?”

 

梅长苏一愣,下意识偏了偏脸望向明月。月亮正正好卧在几抹浮云上,映得庭院里一池秋水波光粼粼。树影如荇草交错,曲曲弯弯勾连成水墨画卷。或明或暗的星辰横向远方一望无际的山巅,仿佛眯了眯眼。

 

其实这些他都看不见,但他还是点了点头。

酒气什么时候如此烫人,凉风也吹不散嗡嗡余热。

 

蔺晨今夜真是有些心神痴醉了,他看那白白的脑袋总觉异常可爱,对方明明尚不能视却还是认真点头的模样一下触动了他。他握住梅长苏的手腕将这人的手掌摊开在自己面前,随后松开稍稍垫在手背,温温软软又真实地捧在手中。

 

然后他用另一只手轻轻地点在对方的掌心,指尖慢慢地画了一个圆。

 

“送给你。”蔺晨抬头看着对方,酒气氤氲的眼中波光流转盛着盈盈笑意:“美吗?”

 

他看见皎洁的月光在面前人的白皙脖颈上划开一个小小的,柔软的月牙。于是梅长苏感觉手心又有点痒痒的,这人的手指画了两条弧线,像是一个害羞的,弯弯新月。

“还有一个最美的。”蔺晨一定是又在他耳边笑了,他想。

 

太近了。

 

梅长苏下意识地曲了曲掌,这一下虚虚握住了掌中的手,然而他立马便松开了。手足无措的他只好循着熏醉的感觉朝向苍穹伸出了手,月光顺着经络一路流转照魂,在他胸膛点亮一丛暖洋洋的火。

 

蔺晨就这样揽着身边蒙着白氲氲的人,觉得好像是他自己,又好像是长苏,不知从哪里开始全是软绵绵的。

 

白鸽在他们头顶的桂枝上欢蹦乱跳,老桂树颤抖着须发送去簌簌玲珑,旋转着的金黄吻了他们满头落花。他看了看身边人,那些不规则的绷带露出的罅隙中也藏了几朵,便伸手挑了挑他耳后发际,粘出一小簇软啾啾。

 

梅长苏察觉地转头,而蔺晨似乎入了那些臆想,在他的脑海中,好像看见这人茫茫然眨了眨眼,星光就在那深沉的黑眸中翻了个滚儿。于是他真的一边说给你摘落花,一边往前凑得更近了。

 

蔺晨先是摸了摸他的脸,淡淡地沿着轮廓勾勒,见对方隔着层层绷带恍若未觉,便更加大胆起来。他靠上梅长苏的额头,微不可察地蹭了蹭,像是亲昵的呓语。然后他亲了亲自己的想象中明亮的眼睛,好像也是软软的。

 

最后他贴了下嘴唇的位置,轻柔而短暂,如微风轻拂,鼻尖点过鼻尖。

 

他几乎不想从这个梦里醒来了。

有人相信人本质是为了梦境而诞生的吗?带着梦境的众生在漫长的河流中悲欢离合,向着不知对手的博弈,向着永不实现的心愿,以及从未缺席的等待。

这些河流可能永远到不了大海,但永远流向大海。

 

好比此刻最动人的不是明月,而是蔺晨那荒诞,本质上无法改变什么的,以明月相送的心。

于是人间月第一。


TBC.

 @魚與花 来!

卖本子啦卖本子啦卖不出去糊墙啦诚邀您为CP充值啦

《少年赴少年》二宣图文本合志信息+试阅:戳我戳我戳我

预售链接:戳我戳我戳我戳我


评论
热度(104)
  1. 晓早儿于无声处 转载了此文字

© 于无声处 | Powered by LOFTER